出走芬蘭六:新舊首都之間的小城薩洛

圖、文/林該

(續上篇)

在芬蘭待了近一個月,也上了一個月開放式課程,每天跟房東雞同鴨講。因為種種因素我來到了位於前首都圖爾庫(芬蘭語:Turku,瑞典語:Åbo)及今日首都赫爾辛基(芬蘭語:Helsinki,瑞典語:Helsingfors)中間的小城薩洛(Salo)拜訪芬蘭語老師Raisa的哥哥跟嫂嫂。

講到薩洛這個小城可以從二零年代說起。那個年代開始有電子零件工廠設點在薩洛,從一開始的收音機接著進展到電視、隨身聽、無線電、顯示器及手機。芬蘭著名的Nokia也曾在這裡設立工廠,還曾是薩洛提供最多工作的僱主。Nokia的強盛曾貢獻芬蘭許多的經濟成長,然而在Nokia手機轉型失敗、手機部門市佔率大幅下滑之後也給芬蘭經濟帶來不小衝擊,薩洛也深受其害。因為轉型失敗,在2011年失去了手機銷量冠軍的寶座之後每況愈下,後來不斷的裁員、關閉工廠,而薩洛的工廠也在2012年時宣布關閉。工廠關閉意味著薩洛瞬間少了約850個工作機會。Nokia後來在2013年將手機部門出售給微軟,雪上加霜的是到了2015年微軟宣布關閉在薩洛的產品研發部門,這讓薩洛又少了近千個工作機會。兩次的衝擊讓薩洛的工作人口大量外移,同時也讓經濟活動幾乎停止。在當地長大的Raisa總是說薩洛這個城市在這兩次的事件後就死寂了。但是Raisa的兄嫂一家依然住在這。有別於奧盧房東的傳統木屋,哥哥、嫂嫂在薩洛的木屋更寬敞外裝潢也比較現代化。內部沒有壁爐而是循環式的熱水供暖系統,旁邊的一片林地也是屬於私人土地,而林地的中央有一間他們自己的渡假木屋。

7-2
座落森林中的度假小屋

剛抵達沒多久連屋子內的狗狗都還沒有對我熟悉,就看到八十好幾的祖母提著一大桶東西從林地裡面走出來——原來他剛從林地裡面採集了滿滿一桶的可食用蕈類出來要分。看著眼前這個跟我祖母差不多年紀的老人,穿著雨鞋一步一步紮實的踩著林地上的枯枝敗葉緩緩走出來、中氣十足的對我們喊道要分蘑菇,跟在家裡不願走動而這疼那痛的祖母比起來實在沒辦法想像是同個年紀的人。借宿期間的每一晚都有桑拿可以洗,原本以為是他們接待我的熱情,可是詢問過後才發現,在他們家不論寒暑每天都會洗桑拿。他們的朋友有的甚至早上起床還要洗一次,由此可見芬蘭人對桑拿的熱衷,桑拿對健康的幫助讓它被芬蘭人稱為窮人的藥房,這也許能從一把年紀還活力十足的老媽媽一窺堂奧。

7-1.jpg
老奶奶採集的滿滿一整桶野菇

最後一晚我有幸跟著一起去欣賞芬蘭的歌舞劇現場演出。演出的地點在一個小酒廊地下室的小展演廳,而觀眾幾乎都是四十、五十歲上下的中年人。身為現場唯一的年輕人還是外國人就非常的引人注目;如同其它地方的民俗表演活動,表演的內容與芬蘭的文化、時事息息相關。對於一個剛來芬蘭一個月的外人來說,困難的不是語言,而是語言歌唱中所引申的內涵。

一個月下來只能說芬蘭跟網路上所傳聞的、表面看起來的有很大的不同,那板著臉的習性完完全全掩蓋著內在的和善,但是芬蘭人不是冷酷而是內向、芬蘭人不是生人勿近而是羞於主動,芬蘭人就像他們生長的大自然一樣還是保有那分純樸、和善,在需要的時候總是有一雙手願意伸出來扶你一把;芬蘭人的表裡不一從一開始帶給我驚訝到現在帶給我的是一種萌感,充滿著反差萌的國度,夢想的遠征還會繼續下去!

出走芬蘭系列文章
系列一 出走芬蘭一:決定出走
系列二 出走芬蘭二:森林與湖泊民族的語言
系列三 出走芬蘭三:爭取、嘗試
系列四 出走芬蘭四:表裡不一的芬蘭式熱情
系列五 出走芬蘭五:堅強不屈的芬蘭——SISU

1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