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招看你們適不適合走一輩子?」的虛實

文/Wasiq,倒地鈴

東京近郊的紅磚二樓居酒屋裡面,暈黃柔和燈光跟歡樂微醺的氛圍搭配著壽喜燒的煙霧繚繞,像是夢境一樣。妹妹跟在日本工作的姊姊提到交往了兩個月的男友 M。只見姊姊沈吟了半晌,若有所思。坐對面的阿姨很關心,問起了 M 的個性跟相處狀況,妹妹也如實對答如流。

酒酣耳熱之際,不知誰問妹妹出去吃飯都誰付錢,妹妹想也不想就說到:「我們都是各付各的啦, AA。」只見姊姊原來深鎖的眉頭越來越糾結,說:「這樣好嗎?讓他付、給他表現機會啊。」妹妹吃壽喜燒,頭抬也不抬回說:「這樣把錢算清楚相處比較自在」,言談之中絲毫不把姊姊的憂慮放在心上。

說時遲、那時快,姊姊重重的把筷子放在桌上,啪的一聲,惹來居酒屋隔壁桌客人微微側目。姊姊聲色俱厲地對妹妹說:「這算是什麼男人?如果連婚前都如此的吝嗇,那婚後怎麼辦!」妹妹頓時傻在當場,不知道如何應對。

IMG_6286
「怎麼找走一輩子的伴」是茶餘飯後的話題,連在居酒屋也可能受長輩關心。圖是東京居酒屋的照片(圖片來源:©Wasiq攝影)

上面「如何找個可靠的伴走一輩子」的情節,常常透過不同形式出現在與長輩的溝通中。比如說男人被視為應該要出錢,表現出「擔當」,而女人在這個難以理解的遊戲中被期待要去計算、想辦法讓自己不被吃豆腐。說實在,在芬蘭生活久了,已經很習慣看到一個個不把買單當天職的男人了。如果已習慣台灣這個「傳統」(男人買單),而另一半恰好不把這傳統當一回事,那也只能認命;久而久之,對那些無能力也沒意願搶著買單的男人,也漸漸會比較釋然,不太去貼上「哇靠這人怎麼那麼吝嗇」的標籤。 且慢慢發現,在芬蘭剛好相反: 遇上搶著買單的男人,反倒像在芬蘭火車遇上愛搭訕的乘客–覺得這人怎麼那麼反常,有事嗎?

網路流傳的一段影片用「情侶走一輩子的秘訣」來標榜白頭偕老的三大關鍵,分別是:彼此能良好的溝通、互相欣賞和進步、互相信任與理解。但是在上面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出來,其實除了每個人的個性與態度(溝通、欣賞、信任)之外,很明顯的社會以及結構上有著一種對「走一輩子」的期待以及壓力。結構性因素跟個性態度不同的是,它像是天羅地網、無邊無際,我們無從逃脫、也無法「選擇不要」。今天文章就是要來談談這種結構上的壓力與期待是什麼。

photo-deerporo-linda
自然界也在嘗試著詮釋何謂愛」。圖為春雨過後的荷包牡丹Lamprocapnos spectabilis(圖片來源:©倒地鈴攝影)

台芬文化對兩性角色的不同期待

在台灣,當情侶一同外出,男方付帳好像已是一種禮貌或必然。這小小的動作反映出來的是:追求的對象是未來男方「自家」的勞動力提供者,包括孕育後代以增加競爭力;而就女方家族而言,則可以理解為一種損失。在這樣的觀點下,也不難理解在交往期間,一般是男方需要盡力追求,可以當作是一種投資;就像是在動物界我們常可以看到一般是雄性個體需要進行各種求偶儀式以獲得女方的青睞。

然而,在兩性相對平等的北歐來說,民眾普遍並沒有這樣的男方投資的觀念。平權的雙方可以自由追求心儀對象,甚至不少是女方對男方展開追求。就如我們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芬蘭不少內向害羞的男性,要讓他們主動簡直緣木求魚。但這種女追男的現象若是發生在台灣,可能會被標籤為「倒貼」,一個帶有很強偏見的不雅詞彙,這也反映出傳統文化影響整個社會的限制性觀念。

在芬蘭,情侶或伴侶一同出門沒有一定要男方付帳,而是看雙方的共識。各付各的也不少。出生在東芬蘭郊區的同事回想到她18歲那年好不容易出去工作賺錢,總算可以經濟獨立而喜不自勝。她在工作的地方認識了一個法國人,剛開始交往的時候兩人一起去城裡一家餐廳吃飯,法國男友很自然就要幫兩人買單,她不可置信的對著他憤怒地說:「你憑什麼以為我付不起?」言下之意是法國人出錢是在貶低她的主體性。

這樣兩性對等觀念,亦體現在他們對於婚姻或同居的態度上。

IMG_4186
來自東芬蘭的芬蘭女同事一句「你憑什麼認為我付不起」讓人印象深刻。圖是東芬蘭遠近馳名的Koli國家公園湖泊 (圖片來源:©Wasiq攝影)

同居或婚姻?台芬大不同

不只是台灣,一般亞洲文化在看待家庭關係還是偏傳統模式,戀愛,成家後再孕育下一代。「什麼時候打算結婚啊?」是每次回到台灣,長輩必定問候的關卡問題。婚姻一般是成立家庭的先決條件,佔有重要的地位,從相關新興詞彙就看得出來。例如對一定歲數後尚未結婚的人冠以「剩女」或「剩男」等評斷性語言,或在日本稱為喪家之犬等。而其所反映出的社會觀點,對於身在其中的不論女性或男性都帶來一定的壓力,例如婚事常常受到長輩的過度關注,或成為左鄰右舍的八卦對象。而除了婚姻之外也往往沒有其他可被大眾認可的選項,同居在亞洲文化的框架下仍是不太能接受的,更遑論未婚生子,當事人總是會被貼上負面的標籤。

但在芬蘭乃至某些歐洲地區就不一定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已有許多相關文章報導某些歐洲國家關於婚姻或同居的看法已經不是把步入禮堂當成人生重要階段。婚姻,早已不是成家的唯一,而是之一。這些特定國家也早已有相關法律來保障不同的伴侶模式[1],主要以西歐以及北歐國家最為明顯。伴侶關係中,同居是其中一種很普遍的相處模式,許多伴侶就這樣同居過一輩子,也有自己的孩子,完全就是一般認知的家庭生活,就差一紙結婚證書而已。這樣的同居相處,有時甚至比婚姻更來的有彈性與更多的自由[2][4],因此越來越多人傾向這樣的模式。過去曾有報導提到歐洲未婚生子比例之高[3][5],在亞洲的框架下看來不可思議,但套用到歐洲的文化背景與國情則不難理解。

75580519_1425152070984762_6096988183008903168_n
許多在歐洲習以為常的「基本常識」,在亞洲框架下可能看來不可思議。(圖片來源:©李柏萱Lyon攝影)

新舊間的過渡期

台灣現在也正逐漸朝向兩性平權的方向邁進。在這過渡期中,較新的平權觀念與傳統父權文化在交錯之間仍不免產生些碰撞。不論男性與女性,都有不同的壓力與課題需要面對,這新與舊的並存,每個人都需要思考如何在傳統的框架下找到較適合的應對方式。

回到一開始的故事,是否需要理所當然的看待「男性買單」並視之為值得走一輩子的先決條件呢?從芬蘭台灣對照的經驗來看,姊姊憂慮妹妹的男友不買單、就是妹妹吃大虧,或許是在傳統框架下一種必然,女孩子在男方投資」邏輯下怕被吃豆腐,實乃情非得已; 而妹妹選擇各自付帳,也是在經濟許可下,希望長期相處不求人而追求跟男朋友自在平等的關係。不論是姊姊或是妹妹,都反映出目前當代女性是如何與這個『性別權力』的意識形態框架在互動。老實說,不只是女性,男性其實也深陷這個框架之中。而影響兩性互動的因素,也非常複雜,包括家庭、教育、經濟、階級、獲取資訊的容易與否。我們將在下篇繼續討論這些議題。

74327009_788691254918365_1750031347272908800_n
當代女性是如何跟性別框架互動呢?我們下集繼續討論(圖片來源:©李柏萱Lyon攝影)


參考資料
[1]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8521
[2]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1135&nid=10981
[3]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544774
[4]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8098
[5] 這個資料庫中可以看到歐洲各國的人口統計資料,包括結婚率、離婚率等相關數據,有興趣的民眾可以自行探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