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芬蘭三:爭取、嘗試

圖、文/林該

(續上篇)

其實在跟Raisa面談上課、上大學開放課程、回家背單字、聽YLE之餘,還有兩個有趣小插曲。歐洲各在台辦事處有舉辦過幾次歐洲語言日的活動,讓民眾可以在各國家攤位上體驗各國不同的語言,並現場學幾句。記得2017年的語言日的行前會,因為Jari跟Raisa都沒空,就問我願不願意參加。讓一個才剛認識沒兩個月的人代替代表處參加行前會議,並參與錄製宣傳影片,而且這個人還要用學不到兩個月的破敗芬蘭語在宣傳影片中講話!這不得不說充實反應了芬蘭人的態度:「你敢嗎?你想嘗試嗎?那就交給你試試看!」

3-3
邂逅芬蘭語,歐洲語言日

另一次是Raisa受邀到台中科大演講,她請我去幫忙並分享自己學習芬蘭語的感受。因為她的中文不夠好,也不確定對方英文程度如何,而且感覺是個有趣的活動,我就欣然答應去幫忙。活動進行的都很順利,學生們對於芬蘭的一切以及Raisa分享台芬差異的反應也很熱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台灣對於職業階級的歧視行為:我以Raisa的學生、朋友的立場去現場幫忙及分享,但是校方對我的態度卻是像跟班、助理一樣。對我頤指氣使之外,說話態度也令人感到不舒服。而我跟其他年長者抒發這個不快時,得到的回覆是應該努力向上爬,不讓別人頤指氣使。今天就算我真的是Raisa的助理,我就不值得被尊重、不應該以禮待之嗎?一樣的情況可以說整個台灣社會都是。

3-2
與學生們分享自己與台灣截然不同的故鄉——芬蘭

來到芬蘭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年半時間,到目前為止的印象都是很好的;就業市場近幾年不斷的復甦、經濟也緩慢的成長,治安可以說是世界數一數二好,尤其是我所在的小城市,開車超速應該是這裡最嚴重的違法亂紀行為,物價方面就是牽扯到人工就貴,所以在家自炊的情況下物價不會比台灣貴很多,最後語言雖然是最難過的關但也已經慢慢步上軌道,在芬蘭職場的打工和實習也是很新奇的體驗!說到芬蘭職場,就不得不說前面提過的芬蘭人態度:「你敢嗎?你想嘗試嗎?那就交給你試試看!」;在台灣職場我已經很習慣【被指派】,但是在這裡更多的是【敢爭取】,芬蘭與台灣很大的不同在於雇主對於員工的要求,在台灣已經習慣被壓榨的我來到這邊就像被野放回草原的獅子一樣,面對空曠的草原、廣闊的自由感到緊張和不安,於是空堂有機會我就另外上課拿證照、工作實習閒暇之餘就要求主管讓我學新的事情,於是乎短短的一個月實習我就勝任了幾乎全職員工所需的技能,還直接被主管欽點為暑期工作職缺的第一人選,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敢!我願意嘗試!讓我試試看!」的態度贏來的。

語言學習也是相同的,前面提到我從開始學芬蘭語到要考中級檢定只有半年的時間,最後我的考試結果是聽力低於3分、口說3分、閱讀低於3分、寫作3分,嚴格來說我沒有拿到中級的資格,可是我已經通過了申請芬蘭國籍的語言要求,根據Raisa說從她語言教學碩士畢業、在YKI考試中心服務多年、教過許多移民、難民要通過這個申請芬蘭國籍的語言要求,我只花了其他人三分之一的時間就達成了這個目標,這也很單純,就是「我敢!我願意嘗試!讓我試試看!」。

請繼續閱讀 系列四 出走芬蘭四:表裡不一的芬蘭式熱情

出走芬蘭系列文章
系列一 出走芬蘭一:決定出走
系列二 出走芬蘭二:森林與湖泊民族的語言
系列三 出走芬蘭三:爭取、嘗試
系列四 出走芬蘭四:表裡不一的芬蘭式熱情
系列五 出走芬蘭五: 堅強不屈的芬蘭——SISU

 

6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