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芬蘭二:森林與湖泊民族的語言

圖、文/林該

(續上篇)

芬蘭果然不負它在眾親友中最沒存在感的名號:台北沒有語言補習班、網路上的相關資料大部分沒有英文(中文就更別妄想了)、連別人分享的經驗的寥寥可數。一開始只能靠著手機App背單字(連想被Duolingo貓頭鷹追殺的機會都沒有,因為Duolingo最近才宣布2020年將推出芬蘭語),或是看著芬蘭公視YLE的節目鴨子聽雷,來撫慰自己有在準備出國的小小決心。不過,人生抉擇總不能這樣得過且過了之。那時候信義區舉辦了歐洲節活動,芬蘭也是參與國家之一,於是前往尋求資料。在芬蘭攤位與攤主FinPRO代表Jari Tapani Seilonen表明來意後隔幾天,就收到了協會提供的芬蘭語學習管道——那時住在台北的Raisa老師以及她的語言教學公司Gimara。

2-1
第一次與芬蘭相遇,歐洲節芬蘭攤位

住在台北的Raisa一家,從芬蘭移民至台北就業及上學。她的主業就是透過線上工具教芬蘭語,第一次碰面就十足感受到了芬蘭人的隨性;在她住所附近的捷運站碰面時,原本預期會是一個著裝正式、溫文儒雅的老師形象(無法體會的話就把莊嚴的國文老師形象帶入),然後碰面後到她事先找好的安靜咖啡廳坐下面談。但實際上碰面時,Raisa著裝輕便、踢著滑板車並面帶爽朗笑容出現,然後問我想去哪裡談之後上課的事情(OS:這不是妳家附近嗎!?不是應該你決定嗎!?);於是我們就去吃了滷肉飯邊討論之後上課的目標與細節。

對於語言學習我一直保持著語言就是拿來用的工具,工具只要能產生功用那使用方式是不是百分百正確就不是太重要,所以學習語言就是要不斷的使用、不斷的嘗試跟人溝通、不斷的嘗試理解,也因此我跟Raisa一同踏上了這個語言學習態度的實驗之旅!

2-2
曾經的異鄉風味、現在的餐桌常客

如果有興趣研究過芬蘭語的人都知道芬蘭語的文法非常繁雜,它是一種黏著語意味著它的字詞會隨著情況不同而變型,而且它有十幾種不同格位,因此我所聽聞的大部分傳統芬蘭語授課模式(芬蘭的大學語言中心的課程或是地方補習班開設的課程)都是先強調這些格位。不過Raisa給我的教育完全不一樣,我們沒有課本、沒有教室、沒有預設進度、沒有回家作業。唯一有的宗旨就是每次都要不斷的強迫自己大量使用芬蘭語來溝通,以達到能在明年申請,要在年底考過語言檢定中級的目標。我們的一堂課進行大致如下,約好一個地點碰面,可能是她家、便利商店、公園、學校等,然後就像朋友閒話家常一樣開始進行對話,聊天氣、聊小孩、聊周圍環境、聊時事議題。這種事情對於一個初學者來說做得到嗎?當然做不到,一開始大部分的時間是她說、我聽然後理解。我也會準備一些我寫好的句子來套用,不過主要還是覆述跟理解Raisa所講的事情。最有趣的一次經驗是某次颱風前夕約在她家,中間要去接小朋友下課,於是我們就走路去並在路上討論台灣小朋友走路上課的情況以及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險。不過在接到小朋友回家的路上開始下傾盆大雨,小朋友們很開心可是我們兩個可慘兮兮。為了要催促小朋友趕快走路、不要玩水,過馬路也要小心翼翼,避免因為視線不好而出意外,我被迫用破敗的芬蘭語和Raisa隔空喊話。不過這不就是語言本來的用途嗎!可是光是日常對話還是不夠的,所以Raisa鼓勵我去上芬蘭的大學提供的開放式課程,除了事先預習之後要上的課程外,也逼迫自己熟悉老師上課會用的語句。至於用破敗芬蘭語上課的慘狀就不贅述了。最後當然還是要面對現實,為了之後申請學校會要求的語言能力證明,報名了半年後的芬蘭語中級檢定;半年內從初學者A1不到要進步到B1是不可能的嗎?我可不會妄下論斷。

歡迎繼續閱讀:
系列三  出走芬蘭:爭取、嘗試

出走芬蘭系列文章
系列一 出走芬蘭一:決定出走
系列二 出走芬蘭二:森林與湖泊民族的語言
系列三 出走芬蘭三:爭取、嘗試
系列四 出走芬蘭四:表裡不一的芬蘭式熱情
系列五 出走芬蘭五:堅強不屈的芬蘭——SISU
系列六出走芬蘭六:新舊首都之間的小城薩洛
系列七出走芬蘭七:YKI芬蘭語考試篇
系列八出走芬蘭八:北極求職遠征(上)
系列九出走芬蘭九:北極求職遠征(下)

8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