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挪威到蘭嶼(上):另類的貝爾根建築院

文/Dadow

以另類教育聞名的挪威貝爾根學院(Bergen School of Architecture)一直是我非常感興趣的學校,機緣下成功申請交換一學期,驚訝地發現該學期其中一組設計課竟然是選在一個對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的島嶼:蘭嶼。雖然最終沒有選擇這門課,但藉由從旁協助、翻譯與觀察,在貝爾根的經驗啟發我對於原住民議題與建築教育的可能性。

穀倉中的實驗場

貝爾根建築學院(Bergen School of Architecture)坐落於挪威古老的海港大城:貝爾根。小巧的城市環繞著陡峭的山,海港可遠眺北海的風景。而這所挪威規模最小且私立的學校以港邊巨大的混凝土穀倉改建為校舍。該校以另類的教學方法聞名,強調建築與設計過程的權力關係與自由,鼓勵學生用非常手工與實驗的方法思考建築,這樣些概念不只反映在設計成果,也影響了學習環境與課程結構。舉例來說:課程結構以設計課為中心,授課老師有很大的自由度安排課表,碩士班學生每學期從2-3個課程套餐擇一,所有的理論課、歷史、工作營、田野調查與設計都包在一起成為套餐,評分系統只有及格跟不及格兩種。也因此老師們可以大膽的提出規劃,例如帶領整班學生移地蘭嶼進行一個月的田野調查,或者是將每年大一新生放逐在一個小島上生活一個月作為建築教育的第一門課。自由的管理模式也意味著很多時候老師沒辦法計畫非常周全,因此學校、老師與學生之間盡量的協調達到平等的權力關係,在課程進行中也是不斷的學生討論並更正教學的方法,以此做為發展學校風格的方向,例如,學生有權利影響每年入學新生與新老師的申請,成為評選委員的一份子;老師與學生之間在不確定的課表中努力溝通確保學習的效率。自由的風氣也表現在學校環境,例如校舍中的圖書室、樓梯、廚房還有一些奇怪的加蓋物都是由學生親手做的,整個學校本身就像是個不斷在演化的建築,設計融入教學的環境。總之整體風格非常的自由而且手工,與有系統且強調科技的阿爾托大學如光譜的兩端。

DSCF1259

位於穀倉內的工作室,雜亂且生猛

北歐到蘭嶼

回到正題,提案蘭嶼設計課的老師是活躍台灣建築圈的芬蘭建築師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與來自台灣的合夥人/太太巫祈麟(Nikkita Wu),他的設計遊走建築與地景藝術的邊界,時常有著政治批判的力道與表現建築中的自由,將自然、廢墟或社區等建築中難以預期的元素視為建築的切入點,創造詩意的表現。因緣際會下,他們結識了蘭嶼的活躍組織,例如Kasiboan(咖希部灣)致力於反核、環保與社區活動組織的部落族人,因此有了組織這門課程的想法。就這樣18個學生從貝爾根移地蘭嶼進行為期約一個月的田野調查,在這個很多台灣人都不曾去過、不曾久待的海島,這批外國學生都在做些什麼呢? 他們在島上六個聚落進行非常仔細的聚落調查,測繪當地建築,試圖理解聚落中的禁忌、生活模式與聚落生活。跟著部落青年砍伐樹木、自發性的淨灘、觀察族人如何造船、幫忙耆老整理地瓜田或是與學生共同創作裝置藝術。語言的隔閡是一回事,但是時間與勞動是真實的,從中獲得的人際互動、達悟的文化與價值觀是往後設計重要的啟發。

IMG_6915

學生在蘭嶼期間的記錄短片

照片/ Triin Vallner 、影片/Alicia Lu Lin

建築及政治

當然,對於來自歐洲的學生,蘭嶼的美麗與哀愁是非常震撼的,那是融合邊陲與被殖民的歷史。壯麗地景背後是過度砍伐的森林;陰暗監獄廢墟見證族人的恐懼;核廢場會客區諷刺地展示著達悟圖文化意象;部落生猛的街道生活也難掩過度堆積的垃圾;凋零的海砂屋與半穴居是文化衝突的遺跡。有趣的是語言隔閡反倒幫助學生跨越殖民者的語言,因為他們不會說中文,因此很多語彙、互動與紀錄是直接使用達悟語彙。貝爾根學生對於權力關係的敏感度比較高,我覺得這點是跟台灣的建築系學生比較不一的地方,例如他們很清楚的意識到蘭嶼的歷史是一連串殖民的故事,尤其是戰後國民政府的一連串政策。

他們課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如何真實的產生影響力,尤其是與部落的人們產生連結。例如與當地人共同創作多樣環境藝術:以核廢場外的假階梯與假核廢桶惹惱台電、與學生共同創造回收材料組成的裝置表現蘭嶼意象、回收漂流塑膠塑成為風鈴迎接呼嘯而過的遊客、巨大的海洋廢棄物變身成為部落植栽塔、游擊式的創作反核廢塗鴉等等。這些空間創作是對於環境真實的介入,也是對於現況的反思與提醒,更重要的是在共同創作的過程中學習當地脈絡,並且將新的想法留於當地。另外,在媒體的策略上他們成功的吸引了台灣媒體,例如公視、客語台與原民台報導了相關新聞,幫助提醒大眾關注蘭嶼的議題。

相關報導連結

沒有設計的設計

最後設計提案在學校期末展覽,讓我印象很深的是很多學生對於政治與文化的敏感度驅使他們收斂建築師的英雄主義,小心又大膽的提案是如何做出沒有設計的設計,如何重新組織設計者與使用者的權力關係。有組學生設計了一組紙上遊戲,幫助設計者與當地住民溝通,無須太多複雜的語言,以視覺化的遊戲凝聚社區規劃的想法;有人提案蘭嶼成為獨立於台灣的自治體,並且在這樣脈絡下對社區規畫的新可能;也有人提以達悟主題樂園作為重新找回傳統建築的實驗場,以永續與現代的觀點重新詮釋半穴居建築模式;有人提案在部落中創造一系列小型的介入,藉由觀察現有的部落脈絡,針對多個具有潛力點作出小型設計,如巷弄間的遮陽帆布、涼亭或是水源,設計有下而上,貼近真實的生活。

對我來說這趟挪威交換之旅意外的豐足,在異國中用不同的視角來觀察自己熟悉的土地,很有趣的是看到建築教育中能夠有的自由,建築設計過程的權利關係如何可能被平衡。在下篇文章,我邀請了其中一名參與課程的學生,來自愛沙尼亞的Triin,以參與者的視角來看這門課程與蘭嶼的啟發。

DSCF1162

DSCF1160

DSCF1171

學生作品最後在貝爾根建築學院展覽,爾後也以作品集的方式呈現於Marco Casagrande於台北的建築展-零城:邁向第三代城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