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跨國觀察(一)日本獨特的咖啡廳文化

從芬蘭到日本 博士生的學術跨國移動系列(一)

文/聽.見芬蘭

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北海道擁有與歐洲相近的氣候,相較於本州、九州這些地方,因為開發較晚,當時的新建築手法都在北海道實施,在市區各處都可以看到許多歐式的建築。具有濃厚歐洲風情,加上被絕佳的自然環繞,北海道人相較於京都、東京以及日本其他地方傳統文化深厚的地區,據很多人的形容,性格上來得開放許多。曾經在餐會上遇到一日本年輕人,他說京都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傳統意識形態令人窒息,所以他跑到北海道短期工作並窮遊。

20180616_162311
札幌地區經常有現場Live表演的岩本咖啡

這次因為研究資料收集的關係,在札幌待了兩個月,也體驗了幾次在咖啡廳聽音樂會的經驗。據朋友說,咖啡廳在日本近幾年並不好經營,特別是獨立的小咖啡廳。因此有些業者開始邀請音樂家表演,來訪的聽眾必須得在櫃檯付入場費,有時會一杯飲料。在窄小的空間裡面有咖啡香以及獨立音樂家的演出,一群人就擠在小小的空間中聽音樂,人跟人之間距離在日本確實和台灣不太一樣,奇特的體驗。

珍奇樂器見面會

日本是世界音樂發展相當多元的地方,此行因為朋友舉辦活動,意外地從咖啡廳一窺日本人西洋音樂之外的世界。珍奇樂器見面由玩「德西馬琴」(hammer dulcimer)的業餘音樂家KAKA籌畫。幾年前在音樂會上面認識了這個樂器,她深受吸引,存了一筆錢後她辭去工作,現在幾乎每天都流連往返在熟人的咖啡廳中,舉辦小型演出。

珍奇見面會一開始在臉書發起,活動時間是在周六下午,果然現場來了不少奇怪的樂器。像是俄羅斯娃娃造型的特雷門(teremin)、烏德琴、沖繩混夏威夷烏克麗麗(okihawa)、愛爾蘭豎琴、抱式豎琴等等,因為舉辦的圈圈是自己人,所以現場也有四把芬蘭kantele。

主辦人之一做了籤,每個人抽到號碼後就依序上去。在大家面前,你可以介紹這個樂器,以及它和你之間的故事等等,當然也可以現場演出一小段。在台灣榕樹下滿常見的二胡、中阮,沒想到在北海道的數目不超過10人,在我們貼上「中國」樂器的標籤,日本人貼上了「珍奇」。

咖啡廳與專業音樂家維生

在台灣,音樂家在咖啡廳演出可能不是很常見,但是在日本,數量滿多的。其實在咖啡廳演出的音樂家程度不一,但是根據人氣,他們還是有行內的規矩。音樂家的檔次,還是可以從入場的費用一窺:業餘樂手的表演票價大約是500-1000日幣,專業的音樂家可達3000日幣左右,換算下來,幾乎是台灣音樂廳中前排座位的票價。

專業音樂家幾乎天天都有演出,像是日本目前相當活躍的德西馬琴演奏家小村崎健,他來自札幌地區,就是以咖啡廳音樂會維生的音樂家。但是能夠這樣做的不多,全日本大約有100位業餘德西馬琴玩家,但是只有五位職業級的。音樂會之外,中場還有CD販賣,是音樂家維生之道。

業餘音樂家也將咖啡廳作為公開演出的平台,畢竟音樂廳的場地使用要租金,但是透過熟識的咖啡廳,很容易可以敲到時間。從這個角度來說,我認為日本的藝文環境算是友善,觀眾的座席率也還不差,大眾都滿願意支持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