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系列: 鮭魚與水力發電廠的糾葛

文/Continyu

鮭魚可說是芬蘭人共同的飲食與文化記憶。若是跟團來玩過芬蘭的人,可能體驗過天天吃燻鮭魚、喝鮭魚湯喝到怕。居住芬蘭的這兩年多,我亦聽不少芬蘭人提過小時候或者父母有去河裡釣鮭魚的經驗。身為洄游魚類重要成員之一,出生在河川裡的鮭魚,迴游的過程無可避免的需要面對水壩和水力發電場的挑戰。芬蘭共計有330座水力發電廠,佔芬蘭國內生產電力23%。要一條充滿鮭魚的河流,還是具有可再生特性的水力發電,則是芬蘭當前面臨的議題之一。本文主要是想分享不久前參與的一場非學術性的研討會:“virtavesien tulevaisuus”,直譯是發電廠的未來。此研討會是不久前世界洄游魚類日(World Fish Migration Day)時,由芬蘭的WWF所舉辦的活動,主要與會人士是此議題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1]—-芬蘭各地推行河川與洄游魚類復育的地方團體、相關的中央與地方政府、黨派代表、政府研究單位、與為數不多的水力發電廠代表。

背景介紹:芬蘭的鮭魚

芬蘭的迴游魚類有好幾種,包括各種鮭魚(salmon)、鱒魚(sea trout)、歐洲鰻鱺(eel),也有像台灣櫻花鉤吻鮭一樣,因為冰河時期留下來的陸封型鮭魚。其中波羅的海鮭魚(和大西洋鮭魚同種,學名均是Salmo salar,只是體型較小),對芬蘭特別具有重要性:除了引文提及的文化意義之外,在生態層面,洄游的鮭魚連結著河流與海洋生態系;在經濟層面,雖然在總產業價值與族群數量上遠不如本系列前文提過的鱈魚鯡魚,卻屬於單位價格偏高的魚種。

p_20180324_124934.jpg
赫爾辛基老市場賣的鮭魚(攝影/Continyu)

由於過度捕撈與水壩的建立,波羅的海的鮭魚從原本繁殖於100多條河降低到現在只剩30條河還見得到野生鮭魚的蹤跡[2]。儘管如此,減少的野生鮭魚並未反映在芬蘭鮭魚市場—-因為低價的挪威養殖鮭魚取代價格較高的芬蘭野生鮭魚。為因應整個波羅的海野生鮭魚的減少,早已有不少措施執行在波羅的海海域,包括限捕(各國有捕撈數量上限)、限制漁具種類、流放養殖的幼魚等等。這些措施確實讓部分河川的鮭魚,例如芬瑞交界的托爾訥河(芬蘭語:Tornijorki),族群數量回復到接近紀錄上的最高值[3]。但僅有這些海洋措施,並無法讓大多數的河川顯現出鮭魚的復育成效。這也是這場研討會或舉辦的原因—-為了有效復育鮭魚,在現有鮭魚相關的海洋政策之下,下一步相關團體希望能以鮭魚的生命週期為基礎進行復育。也因此不得不面對鮭魚洄游會面臨的挑戰:建立在河上的水力發電廠。

一窺芬蘭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對立者之間的互動

這場研討會值得分享的一點在於可以一窺芬蘭本地非營利組織、政府、對立的利益關係人之間的互動。除了地方團體(含芬蘭本地及瑞典、美國兩個外國案)報告目前執行的計畫、經驗與預計執行的未來計畫之外,研討會尚有(1)政府報告當前的與洄游魚類復育相關法規、計畫與預算和(2)各黨派國會議員代表發表時間,說明各黨派對此議題的態度與計畫。

第一點政府報告雖然有點像是政令宣傳,卻也是與會團體直接對政府單位提出意見的機會。舉例來說,芬蘭於2011開始執行的水法(Water Act),已包含不少關魚類的保護措施,例如當執行於河川的計畫(包括水壩;水力發電廠)會危害到魚群與漁業時,不僅計畫需要政府核准,而計畫的負責單位更有義務補償造成的危害。換而言之,相關的復育措施,包括流放幼魚、魚道建立等等,是由水力發電廠負責出錢的,而且這些措施還需要有後續的效果追蹤。但是當日與會的團體認為現在這版本的水法仍然不足,在好幾個政府報告的之後的討論時間,均提出了像是義務條款只適用於新的計畫,需要修改延伸適用於以前已建造的水壩、或是魚梯成效的評估需要納入、復育經費等等。

P_20180420_164245
研討會現場(攝影/Continyu)

根據之前和和芬蘭的WWF接觸的經驗,覺得他們滿懂得怎麼操作議題的。以這場研討會而言,WWF主動舉辦這類型的研討會並邀請政府與會,向政府表態兼施壓:我們WWF對這議題這般立場喔。在研討會中的第一個演講,他們更是直接放上他們的調查結果,表示60%的芬蘭人支持若要讓鮭魚回來,拆除水壩是可考慮的。除此之外,此會議是在國會建築裡的一個會議廳舉辦的,主要原因除了議程安排含各黨派國會議員代表發表時間外,也方便國會議員們審法、開會之間的空檔來聽聽研討會的內容。

這個黨派國會議員代表發言時間,形式和內容倒是十分有趣。每個黨派有5分鐘的發表時間,而後有討論時間。令人訝異的是,政治色彩從左到右的9個黨派,除了其中一個臨時缺席的以外,剩下8個竟然全都說:我們同意這議題很重要、下個會期會納入水法的修正案的討論等等,非常一致的說法。這從台灣面臨環境議題經驗來看,這場面可說是過分和諧了點,但討論其原因,大概可歸咎於二:一是芬蘭社會其實已經針對這個議題對話很久了。除了已經在執行的水法早已納入河川魚類的保護措施外,這個以洄游魚類的利益關係人為導向的研討會也已經辦了第三次。第二個原因可能是因為這議題的最大反對方,水力發電廠的代表其實出席的不多,也沒有上台報告。但我覺得這場研討會的插曲,頗能反映出這個以對話主體為基礎研討會。

某國會議員:「…(一些正面同意這議題重要性的話)…但是,我覺得應該把所有相關的團體都找來,像是漁民、水力發電廠代表等等,都不該缺席。」

主席:「我們也很希望找他們來,但水力發電廠似乎沒有興趣。第二次舉辦這會議時,我們邀請水利發電廠時,他們馬上拒絕! 馬上喔! 所以我們這次沒有發邀請函給他們。」

QA時間,台下有人舉手

某A:「我想糾正一下剛剛的對話,水力發電廠當然對這議題有興趣。我就是來自水力發電公司。」

主辦單位:「太好了!希望下次你們也可以來上台報告!」

比較可惜的一點,大概是薩米原住民的漁權沒有在會議中被討論到。可能跟比較有爭議河川是向北流經挪威,而不是WWF比較關注的波羅的海河川有關;也有可能是像 Wasiq在之前文章裡提到的,原住民議題其實在芬蘭社會裡並不是那麼容易被看見。

P_20180420_181420
研討會和世界洄游魚類日的文宣(研討會現場(攝影/Continyu))

小結

就我目前待過的兩個歐洲國家,芬蘭和荷蘭,不論是環境政策訂立、還是環境相關研究,很多時候在很想法剛出現的階段就會開始把利害關係人(或是民眾)拉進參與。而當前處理環境議題上,常使用的生態系統方法(Ecosystem approach),雖然說是同時考慮自然生態系統與人類社會經濟系統,並以維護系統永續為出發點,但實際操作起來通常有既定的社會目標。加上有「人」的因素在其中,衝突與取捨(trade-off)是必然會面臨的問題。及早把利害關係人納入並進行溝通,就更顯得重要。有賴於國會同步口譯的設備,難得有機會參加這場以芬蘭語為主要語言(整天研討會下來只有四個講者是外國人)、以利關係人為主體的的研討會,可說是非常幸運。不得不說,在非英語系國家攻讀環境科學面臨的挑戰之一,即是環境議題在很多時候是具有地方性的,很多當地的非營利組織,或是類似本次這種和利害關係人密切的會議與活動,都會以當地語言為主。若不將當地語言練到熟爛,便錯失很多深入當地的機會(忍不住覺得自己應該回家面壁檢討一下破破的芬蘭文和荷蘭文了)。

eduskuntatalo_28finnish_parliament_building29
芬蘭國會,雖然開會地點是旁邊的附屬建築物,首次踏進芬蘭國會仍是非常難得 (攝影: Cako, CC BY-SA 2.5)

後記:芬蘭地方的鮭魚復育措施

雖然不確定是否可以應用到台灣的情境(畢竟環境差異很大),既然人都來了,除了觀察芬蘭政府與地方團體的互動外,姑且還是紀錄一下從會議上聽到措施。雖然每條河的做法不盡相同,但總結自研討會的報告,目前芬蘭在河川上幫助洄游魚類的措施除了傳統的建立魚道(類型包括接與水壩和攔沙壩連結的魚梯,亦有採用舊河道作為魚道直接繞過水壩的方式)、近幾年來在各國開始採用的移除水壩(多執行於不再發揮功能的水壩)等方法外,有個令人大開眼界的方法—-直接運送(transportation)。此方法目前芬蘭僅在特定河川實驗:也就從洄游魚類卡在水壩的地方開始,直接把魚撈起、用卡車把魚運回繁殖地的上游。之前第一次聽到這作法時,腦袋裡不禁浮現年節返鄉,本來大家可以自由選客運、火車或是自己開車,結果公路全面無法通行,全體被迫搭火車的畫面。這方法目前還在實驗階段,我之前的一位同事,其博論中的一篇文章就在評估其中一條河用這方法的比較分析—-結論是當一條河中的水壩超過兩個時,這方法比魚道更有經濟效益。生態上的效果,目前僅有瑞典的例子可供參考。

 

[1] 此處利害關係人指所有和議題相關的人,不論是會被正面或負面影響的對象,或是有意、有能力影響議題走向的團體。另一中文翻譯易「利益關係人」易誤解為利益團體或是僅涉者受益的對象,英文又易與股票持有人搞混。

[2] ICES. 2015. Report of the Baltic Salmon and Trout Assessment Working Group (WGBAST), 23-31 March 2015, Rostock, Germany. ICES CM 2015\ACOM:08. 362 pp.

[3] 同注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