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鹿肉旁邊加的果醬是什麼?北歐常見13種漿果一次認識

文 / Wasiq   

專業諮詢/倒地鈴

芬蘭境內有非常多種可以食用的漿果(或莓果,以下為了一致性都用漿果)。所以說,芬蘭人吃野生漿果,就像台灣人吃滷肉飯、阿美族用野菜、丹麥人吃蛋糕、挪威人吃鮭魚、瑞典人吃鹽醃鯡魚一樣自然。網路上有許多介紹漿果的資訊,但是良莠不齊,水鹿們依照自己實際走訪芬蘭森林以及商店的經驗、詢問熟悉漿果的友人以及長輩,為讀者介紹最常見的幾種芬蘭漿果。

S與野草莓
猜猜看,我手上拿的是什麼漿果呢?(photo credit: Wasiq)

一、常見的藍色漿果

森林藍莓 (bilberry, 芬蘭文 mustikka, 學名 Vaccinium myrtillus

森林藍莓,有網站稱他叫越橘,Pure嚐一口芬蘭又說它別名為山桑子,因為森林長很多這種藍色莓,因為直觀簡單,所以我們叫他森林藍莓。

森林藍莓是芬蘭境內分布最廣、也被摘的最多的漿果。它有豐富的維他命A, B, C、錳、鈣以及有助於增加血管的抗氧化能力的黃酮類化合物質。森林藍莓被廣泛地用在芬蘭的料理中— 尤其是派以及點心裡面。熱的森林藍莓湯也是傳統上芬蘭滑雪好手最喜愛的傳統提神飲料呢(註一)。

野外-森林藍莓2
森林藍莓(photo credit: Sandy)

芬蘭野外非常常見的就是這位森林藍莓老兄,採集時會把手染藍。不過不用擔心,手一洗很容易就掉了。

森林藍莓與下面兩種藍色的漿果長得非常像,容易搞混。如果要辨認森林藍莓,可以注意它是對生,比藍莓小,對切果肉是深紫色(參考註二圖片)。

篤斯越橘(bog blueberry,芬蘭文 Juolukka,學名 Vaccinium uliginosum)

乍看之下跟森林藍莓沒有兩樣的藍色漿果,連植栽的高度都有點類似。

篤斯越橘在芬蘭境內分佈也非常廣,不亞於森林藍莓。你走進森林採集見到藍色漿果就摘,可能是混合了森林藍莓與篤斯越橘呢!它們的植株差不多高, 果實大小也近似,不過森林藍莓的果實會染色,篤斯越橘的不會;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它們的果實比較圖唷。除了上面提到的果實之外, 它們的枝條也可以用來參考。你看圖片, V. myrtillus的枝條是綠色的,在冬天也是;而V. uliginosum就跟一般樹枝一樣是棕色的。

Naturegate 網站上有關於這兩者的介紹:Bog blueberry (V. uliginosum) vs. Bilberry (V. myrtillus),都非常詳盡精彩。尤其 網站介紹的分布圖(Distribution map)可以點進去看看,兩者都是廣泛分布,但圖片顯示V. myrtillus在野外更為常見。

矮叢藍莓 (Lowbush blueberry,芬蘭文 pensasmustikka, 學名 Vaccinium angustifolium)

叢生,較大顆,對切果肉是淺黃色。它的原生地是北美與加拿大一帶,但是現在你可以在夏日芬蘭任何的市集廣場買到並且嚐鮮唷!

 

二、 常見的紅色漿果

IMG_4753
芬蘭婆婆媽媽們最愛的活動就是採一桶又一桶的小紅莓與蔓越莓(photo credit: Wasiq)

森林小紅莓 (lingonberry, 芬蘭文 puolukka,學名 Vaccinium vitis-idaea)

森林小紅莓,宜家網站稱他為「越橘」,為了避免混淆,就以森林小紅莓代稱。

森林小紅莓在北歐的森林裡有「紅黃金」的美稱。每年的九月,芬蘭的森林遍地都是一點一點都是這俏麗的小紅莓。小紅莓有天然的果膠(pectin)、豐富的果酸,因為太豐富酸到入口時使人五官都像包子皺在一起。好處是不需要糖或是防腐劑,就可以保存很長一段時間。遠古在冷凍庫還沒發明的時候,北歐人一年四季就是以這個不容易壞的森林小紅莓來補充維他命(尤其維他命E)。

小紅莓常常被拿來做果醬(且看IKEA做越橘果醬影片)。Ikea拿來配肉丸的紅色果醬就是他。傳統上與馴鹿肉以及高麗菜料理搭配著吃。以後人家問馴鹿肉或是肉丸旁邊那是什麼的時候,讀到這邊的你一定就了然於心了吧!

小紅莓不僅在森林裡面如同點點星光,更是在商家裡面最常見被販售的漿果,產季是八月底一直到十月初。如果你剛好在這段時間在芬蘭,可千萬別錯過小紅莓唷。

蔓越梅 (cranberry, 芬蘭文 karpalo,學名 Vaccinium oxycoccos)

如果眼睛夠好,在芬蘭的國家公園以及森林裡面也可採到蔓越莓唷!平心而論,森林小紅莓在森林裡面比蔓越梅還要常見一點。但不管採到小紅莓或是蔓越梅,兩種料理方式都差不多,都可以煮湯、做果汁、過動、甜點或釀酒。蔓越莓也跟小紅莓一樣,有天然果酸所以可以保存很長一段時間。

覆盆莓
覆盆莓(photo credit: Wasiq)

覆盆莓 (raspberry, 芬蘭文 vadelma,學名 Rubus idaeus)

覆盆莓常常在倒下的樹旁邊悠悠的長出來,植株將近膝蓋大腿一樣高,又是紅色,所以很容易找到。野生的覆盆莓比栽培的覆盆莓小,但是比較甜。可能是薔薇科的關係,植株的枝幹上有倒鉤刺。

花楸樹漿果 (rowanberry, 芬蘭文 pihlajanmarja,學名 Sorbus aucuparia)

花楸樹在赫爾辛基很多的都市區域都是栽培成觀賞樹木,所以在秋天成熟的時候看到一串串搶眼的漿果掛在樹上,還真是很大的驚喜呢!

花楸樹漿果在快要成熟的時候其實有點橘色,在完全成熟的時候才會是紅色。水鹿們用它來做果醬,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三、常見的橘色漿果

沙棘 (common sea-buckthorn, 芬蘭文tyrni,學名 Hippophae rhamnoides)

野生的沙棘常常出現在芬蘭南岸與西岸的海邊,如果是栽培的沙棘則是隨處都可能出現,比如說夏天跟市政府租田在耕田時,我們就在鄰居的田地裡面看到一株好大的栽培沙棘!

沙棘還有非常豐富的維他命C以及類胡蘿蔔素,味道很強烈有很酸,一入口保證讓你有爽快健康的暢快。在秋天的時候,市集以及市場都會充斥著賣橘色的沙棘濃縮果汁的攤販。

雲莓 (cloudberry, 芬蘭文 lakka,學名 Rubus chamaemorus)

這是芬蘭(極圈)森林裡面最值錢的漿果,在北方的奧盧以及拉普蘭森林裡到處都是,尤其在北芬蘭的沼澤地區最容易發現她的倩影。雲莓跟覆盆莓算是親戚關係,但是雲莓植株長得沒有覆盆莓高。成熟的果實一般來講柔軟、呈黃色,若還沒有成熟則是堅硬、偏紅色。雲莓甜美好吃,在南芬蘭可以在七月中採到,北芬蘭則是在七月底、八月。雲莓的種子相對大顆,所以不習慣大粒種子可能會需要點時間適應。

雲莓做的果醬常常被拿來放在芬蘭著名拉普蘭傳統食物 bread cheese 旁邊配著吃。

IMG_0133
雲莓果醬與bread cheese (photo credit: Wasiq)

住在芬蘭偏鄉 Kajaani 阿姨自己手摘,一公斤賣8€,赫爾辛基隨便一公斤20€起跳。

四、在藍紅橘顏色光譜之外的隱藏版莓果

鵝苺
紫色的鵝苺(photo credit: Wasiq)

鵝莓 (gooseberry, 芬蘭文 karviainen,學名 Ribes uva-crispa)

有紫色以及綠色兩種。聽說不是北歐原生種,但是因為古時候廣泛被栽培所以現在到處都看得到。一般是八月的時候成熟。

鵝苺在成熟時生吃非常可口,也可以拿來做果醬、果凍、果汁、酒與酸甜醬;或是拿來裝飾魚、肉料理或是中和野味(game dishes)的腥味(註二)。

醋栗四大天王(芬蘭文 herukka 或 viinimarja)

倚天屠龍記裡面有明教四大法王「紫白金青」,北國的漿果界也有四大天王「黑白紅綠」,也就是黑白紅綠醋栗!還記得早期雜貨店賣的黑加侖軟糖嗎?黑加侖就是黑醋栗呢!以下為大家做介紹(順序以屬性排列,稍微調整):

黑醋栗
黑醋栗(photo credit: 倒地鈴)

黑醋栗(blackcurrant,芬蘭文mustaherukka/mustaviinimarja,學名 Ribes nigrum):黑醋栗是漿果界四大天王之首,如果其他忘記了,至少黑醋栗不要忘記。

他是在森林以及花園均常見的漿果,味道偏酸莓果味強烈偏酸,一嚐過絕對像是陳年葡萄酒入口一樣不會輕易忘記。黑醋栗植株大概一到一公尺半高,葉子芬蘭人會拿來煮成果汁(芬蘭文 Louhisaaren juoma,又以芬蘭國共內戰李白軍將軍曼納漢為名,叫 Mannerheimin juoma)。黑醋栗富含維他命C,50公克的漿果下肚就等同滿足了一個人一天所需的攝取量。除了維他命C外,也富含維他命E&K,非常值得天天補充!

料理用法方面,黑醋栗可以生吃,但是味道很強烈甚至酸苦刺舌,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一般常用做法是作成果醬、果凍、果汁,或直接加糖作成漿果泥來做成起士蛋糕、優格、冰淇淋、甜點或法式冰品雪葩(sorbet)。除的甜品之外,黑醋栗也可以做成番茄薄荷沙拉醬、烤羊排或海鮮的沾醬、甚至做成莓果美乃滋唷!下次來芬蘭,不如捲袖子來做做看屬於自己的黑醋栗料理吧!

綠醋栗
綠醋栗(photo credit: Wasiq)

綠醋栗(green currant,芬蘭文viherherukka):黑醋栗的變種,味道與黑醋栗有點似曾相識但漿果不會變黑。綠醋栗漿果不像黑醋栗那麼濃烈苦澀,在果實有點半透明綠色的時候就可以食用。

紅醋栗
紅醋栗(photo credit: Wasiq)

紅醋栗(red currant,芬蘭文punaherukka/punaviinimarjaksi,學名 Ribes rubrum):紅醋栗是漿果界四大天王之后,完全成熟的時候,鮮紅欲滴的漿果與淺綠色的葉子相映,非常美麗。

紅醋栗可以煮成果醬,但是因為味道鮮美所以更常來生吃、或是直接丟到沙拉裡面當裝飾。

白醋栗
白醋栗(photo credit: Wasiq)

白醋栗(white currant,芬蘭文valkoherukka/valkoinen viinimarja):紅醋栗的變種,味道跟紅醋栗相似但是漿果不會變紅。果實在看得到半透明籽的時候就可以食用。

野外-野櫻莓
結實累累的野櫻莓(photo credit: Melody)

野櫻莓(英文 Aronia, or Black chokeberry,學名 Aronia melanocarpa

野櫻莓算是亞洲名號最響,但是芬蘭人根本視而不見的漿果。我跟野櫻莓的緣份也是因為懂漿果前輩提點,要不然會像是席慕容比下那「一個開花的樹」一樣,它凋零的心在我身後一落數年,終於在我這第七年看到他的存在。

野櫻莓是剛結果深紫色、但更熟會呈現橘紅色的漿果,是傳說中引起騷動的不老漿果,抗氧力、花青素含量居冠。正官庄的韓國人蔘公社研發的排毒美顏纖體產品,就是這個野櫻莓!別看正官庄沖飲跟泡飲如此昂貴,在芬蘭這個野櫻莓卻是沒人問津,長在樹上一大堆但是沒人採。

五、草莓

 

野草莓 (wild strawberry, 芬蘭文aho- eli metsämansikka,學名 Fragaria vesca)

草莓嚴格來說並不是漿果,而是聚合果。野草莓沒有栽培的草莓大粒,可能只有指甲那麼大,但是卻可以非常甜,如果芬蘭夏天野外驚喜相遇,那真的很幸運!

文章一開始芬蘭小男孩手上拿著就是野草莓,你猜對了嗎?

白草莓(學名 Fragaria nilgerrensis

又名鳳梨草莓,白肉紅籽。

白草莓
白草莓(photo credit: Melody)

芬蘭漿果非常多,我們這一篇沒有辦法涵蓋所有的漿果,但至少也簡介了幾種相對常見的。在看完了上面的介紹之後,希望增加了你對芬蘭漿果知識的信心!有空不妨來做做漿果小測驗,試試看自己的莓果辨識能力吧!

採漿果快樂!夏天快樂!Hyvää kesää!

野櫻莓-酒
辛勤採收漿果,秋天就可以釀酒喝囉!野櫻莓酒滋味超棒(photo credit: Melody)

+++

註一

Treasures of the boreal forests

註二

Nordic Recipe Archive

廣告

2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