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系列:波羅的海的前世今生與未來

文/Continyu

自二戰結束,芬蘭地圖上的右角佩察莫(Petsamo)割讓給俄國之後,波羅的海即成為芬蘭唯一的鄰海。出身自四面環海的台灣,這曾經只在地理課本上看過的水域實在太顛覆我對海的印象。猶記得在零下二十度的寒冬,首次來到港邊,赫然見到結冰的海,上面散落著幾個腳印。眼見不遠處準備出航的輪船,以磅礡之勢破開冰面而行,壯觀地令人無法言語。春夏之際,我再次蒞臨海邊,才注意到幾個和腦中印象的違和之處:奇怪…空氣中沒有鹹味…而且不像台灣的岸邊有潮差!?

P_20160122_134653
冬季的赫爾辛基港邊,破冰而行的船。攝影/Continyu

波羅的海二三事

波羅的海聞起來沒有鹹味,是有原因的。其實波羅的海在遠古之前,曾經數度在淡水湖和海之間回變化,直到距今(以西元1950年為基準)大約8000年前,才從上一次的淡水湖轉為海。由於大量淡水從周遭的河流湧入,加上連接波羅的海唯一的鹹水來源(北海)的丹尼斯海峽(Danish straits)海底地勢,影響鹹水流入波羅的海的程度,因此波羅的海不僅鹽度較北海低很多,鹽度亦是從丹尼斯海峽向北向東遞減[1]。所以赫爾辛基附近的海究竟有多鹹呢?根據我之前潛水不小心喝到感覺,大約和可以入口的湯差不多(為了避免花太多篇幅解釋,就不寫出詳細的鹽度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前面的註1或是留言跟作者討論,關於沒有潮差的現象在該文中亦有解釋)。

雖然說,潛水的時候喝了,也有不少芬蘭桑拿可以直接跳海,但波羅的海其實滿髒的。畢竟很早就被人類開發的海域,周遭又是早早進入工業化,在過去又是人口密度偏高區域。雖然說在簽屬赫爾辛基公約(Helsinki Convention)之後,周遭國家的努力下,不少汙染以及排入海中的氮、磷有逐漸下降的趨勢,卻仍達不到歐盟訂下的海洋環境目標[2]

氮地圖
波羅的海總含氮量指標,大多數區域都在仍處在不佳的狀態。資料來源: HECLOM

波羅的海未來的挑戰:氣候變遷

和台灣以及全球的海洋一樣,波羅的海亦面臨氣候變遷的威脅—-尤其氣候變遷對海洋生物的影響經常與漁業活動交互作用[3]。其中一個與波羅的海國家經濟與飲食切身相關的例子,是鱈魚。波羅的海的鱈魚是波羅的海魚種中具有相當經濟價值的魚種之一,其族群數量在1980年後因過度捕撈而銳減。然而在實行限捕的政策多年之後,部分的鱈魚族群回復狀況卻不佳,卻與因氣候變遷造成波羅的海鹽度近年來持續偏低[4]、不利鱈魚族群地繁衍,以及前文提到的氮磷排放(優養化)有關[5][6][7]。這當然不是唯一個氣候變遷對波羅的海的影響,其他尚有因氣溫上升造成海洋死區(dead zone,底氧區,不利海洋生生存)增加[8]、生態系統結構轉(regime shift)[9]等等。也因此氣候變遷目前是個波羅的海管理與海洋研究的熱門議題。

小結

本文算是本系列後續文章的引言,大略提點幾個關於波羅的海的情況,作為背景介紹 (相關資料: 看看芬蘭的Åbo Akademi University 如何用影片簡介波羅的海現況)。本系列後續將陸續介紹波羅的海的海洋管理、芬蘭的海洋政策與永續海鮮等。請讀者敬請期待。

P_20170807_173305_SRES
夏季的波羅的海。攝影/Continyu

 

[1] Carlsson, M. (1997). Sea Level and Salinity Variations in the Baltic Sea – an Oceanographic Study using Historical Data

[2] 根據歐盟的Marine Strategy Framework Directive,歐盟會員國需在2020年使歐盟海域的海洋達到良好的環境狀態(Good Environmental Status)—-雖然根據我在歐洲接觸相關的研究、政府管理單位都表示不可能達標。關於Marine Strategy Framework Directive和波羅的海的政策管理,將介紹於本系列的後續文章中。

[3] Brander K. (2010).Impacts of climate change on fisheries. Journal of Marine Systems: 289-402

[4] 前文有提到波羅的海鹽度比其他海域低,但在時間上仍有高低變化。氣候況亦是影響其邊畫之因素之一。

[5] Havs- och vattenmyndighetens rapport (2013). State of the Baltic Sea: Background Paper

[6] Peltonen H. (2007). The Baltic Sea fish stocks and fisheries in their ecosystem context.

[7] Nieminen, E., Lindroos, M., Heikinheimo, O., 2012. Optimal Bioeconomic Multispecies Fisheries  Management: A Baltic Sea Case Study. Marine Resource Economics. 27 (2): 115-136

[8] Kabel, K., Moros, M., Porsche, C., Neumann, T., Adolphi, F., Andersen, T. J., … Damste, J. (2012).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the Baltic Sea ecosystem over the past 1000 years. Nature Climate Change, 2: 871-874.

[9] 同註3。

1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