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芬蘭的居家護理:從一碗燕麥粥談我在芬蘭的實習經驗 (下)

文 / 李約瑟

我認為居家護理與病房最大的不同在於資源的可及性,在台灣的醫院,大多數病人所需要的資源都可以在醫院找到,從膳食到藥物再到輔具的可及性都非常高;但不會有誰的家裡剛好「左邊一家團膳中心,右邊一家輔具經銷商」,也不太可能有人的鄰居剛好都在做社工、物理治療師之類的。因此,「如何替客戶整合所需資源」就成了居家護理師的一大課題。

居家護理在芬蘭的實施概況

居家照護中心在收案時會派sairaanhoitaja前往客戶家中,評估客戶家中環境、健康、財務、家庭狀況,在了解客戶的處境後替他們安排其所需的資源。有財務及家庭功能失常等需求的就會引介社工;有復健需求的則會尋求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除了這些專業人士外,居家護理師亦會引介不同資源來協助客戶的其他需求。

P_20171020_095354
由MENUMAT公司提供的食物處理機,基本上是烤箱+冰箱+語音提示系統。圖 / 李約瑟

最常見的就是餐飲。居家照護中心本身不提供餐飲服務,但他們可以替客戶引介供應商。在餐飲服務的選擇上他們有很多選擇,除了宅配到府的微波食品外,亦有設置在客戶家中的食物處裡機──本身兼具冷藏及加熱功能,附帶語音提示,讓客戶能夠簡單的依照指示進行操作。對於那些身體狀況只是輕微受限、只是無法出門購物的客戶,也有代購服務可以選擇。

依照我在市政府網站看到的資訊,除了上述提到的這些之外,甚至還有洗衣、桑拿、甚至清潔服務,而這些都是由居家照護中心外的第三方供應商所提供。

其實在台灣的病房也常常看到這種護理與第三方供應商合作的案例,我自己在實習過程便有看過不少,例如在胸腔內科與呼吸器廠商的合作,在神經外科與輔具廠商的合作。在芬蘭這邊看到的東西雖然滿有趣,但其實並不會太意外。

真正讓我覺得比較特別的地方在於:在芬蘭,居家照護的客戶是可以上網查詢自己的護理紀錄,而且每當護理師重新制定護理計畫,讓訪視時數有所改變時,客戶需要看過計劃,同意並簽名後,護理師才可以執行護理計畫。想想也滿合理的,畢竟訪視時數會直接影響收費,而且這麼做才比較符合「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不過如果自己寫的那些護理計畫會被個案看到,會讓我壓力挺大就是了。

芬蘭居家照護之政策與執行

正如我先前所提過的,居家照護就像是「城市版的護理之家」,個人認為,雖然每個個案的家庭狀況都不同,工作環境的變化性比較大,但本質上來說還是跟護理之家的概念相當接近。從執行層面來看其實沒有什麼太複雜的東西,只是基礎與常識的延伸但我總不能回國之後跟別人說:「嘿,從芬蘭回來之後,我成了燕麥粥大師喔~」。因此我在實習過程中花了些心思觀察其制度的運作方式,並試圖了解芬蘭居家照護的政策。

在實習結束後我安排了一次與主管的訪談,希望能夠在政策面有更深入的了解。儘管我在公共衛生上的理解不足,也不會芬蘭語,但有幸能在此結識兩位台灣朋友。他們的公衛專業,以及長照兼芬蘭語能力,對這次的訪談是一大助力。

P_20171018_132336
實習的居家照顧中心服務區域 Laajasalo。圖 / 李約瑟

其中一個我很有興趣的議題是關於經濟層面:客戶需要自付多少額度?政府的補助又有多少呢?

對於這問題,基本上這會受到客戶收入影響,但除了收入外,資產多寡也會影響補助額,這方面社會局會去做計算,不是居家照護中心負責,所以主管也沒辦法給出精確的答覆。

但在補助方面,客戶的失能程度會直接影響他們所需要的照顧時數,依照照顧時數不同共分為七個量級,所需照護時數越高,補助比例越多。跟據主管所說,如果客戶經濟狀況無法負擔,甚至會有全額補助的狀況。

市中心有提供一個試算網頁,讓客戶去計算居家護理的收費,自己曾經試著用芬蘭薪資帶進去算過幾次,我認為最嚴酷的狀況雖然可能會對家中經濟造成一定負擔,但並不會把人壓得喘不過氣。

在接受訪談時,主管表示以他們小組而言,年度預算是充裕的,但居家照護的困境在於人力的缺口沒被滿足,不足以應付大量的客戶。芬蘭護理師月薪(底薪)約兩千頭,加上輪班費用要年薪百萬台幣並不難;但根據2016的統計,芬蘭月薪中位數為3001歐元,平均值為3368歐元,就算加上輪班費用,護理師的薪水可能才剛好摸到薪資中位數,距離平均值還有一小段距離。可以想見這樣的薪水在當地是很難吸引到人才的。

赫爾辛基的老人照顧願景圖
赫爾辛基的老人照顧願景包括參與、網絡、陪伴與支持。圖 / Wasiq

訪談過程中談到的其實不只有這些,但我在背景知識不足的狀況下能夠吸收的資訊相當有限,這讓我實際理解到健康政策與護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想要憑我那少少的學習經驗對政策有全盤的了解反而顯得有點太過自大了。

實習雖然沒有加深多少護理方面的學識,但整個過程中我對芬蘭居家照護的體系及芬蘭社會有更深的認識,總的來說我並不是一無所獲。

可以確認的是,這段時間學到的東西對考國考絕對沒幫助。那未來呢?現在要下結論可能言之過早,但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操之在我,重點不在於這些經驗對我有沒有幫助,而是我要如何讓這些經驗產生正向的影響。

希望未來的我回頭看這篇文章,能夠問心無愧的說:

「老媽,我沒有浪費你的錢。」

P_20171112_141819_BF
最後放上preceptor(中)與我的合照,左邊是他的妻子,他們一家從迦納來到芬蘭定居,實習過程中我也從他身上了解了不少關於迦納的狀況。圖 / 李約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