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地跟藝術發生關係:藝術系交換生對於台芬藝術經驗再思考

文:Formosan Bear in Helsinki

之前水鹿已經寫過不少在赫大讀書的心得,這次水鹿要帶給大家不一樣的領域,提供目前在赫爾辛基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Helsinki)交換的台灣的學生的第一手心得分享。赫爾辛基藝術大學,成立於2013年,由以前的西貝流士學院、赫爾辛基戲劇學院和芬蘭美術學院合併而成。來自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的嘉珍目前正在赫爾辛基藝術大學當交換生,在台灣主修雕塑及複合媒材的嘉珍,將會帶我們一窺赫爾辛基藝術大學以及兩邊經驗衝擊之下的心得。

嘉珍在台灣,從高中美術班一路念美術系到研究所。雖然北藝的環境,給予她相對於其他地方更大的自由,但當過實習老師之後,反而讓她在藝術創作這件事情上感到瓶頸。除了個人對於藝術教育的疑惑之外,台灣整體來說也讓藝術科系背景畢業的學生,對於未來想留在相關領域感到困難重重。因此在即將邁向碩三的這年,讓她選擇出國交換一年尋找不同的刺激。來到芬蘭之後的八個月,帶給嘉珍許多反思,首先是對於藝術存在於社會的角色感到迷惑,再者是,台灣多數師範體系的藝術科系,皆是以培養藝能科老師為目標,在這之下對於藝術的理解也趨同。帶著這樣的理解來到芬蘭的嘉珍,見識到兩地藝術教育方向的落差,也讓嘉珍以不同角度思考台灣經驗。"在這個時代,藝術本身的角色被重新思考了,那我們如何去思考藝術教育,是不是也跟以前不一樣,面對的課題也是不一樣的,如何自我開啟可能是教育上更迫切需要的。"

芬蘭的第一印象

剛開始來赫爾辛基衝擊最大的是生活方式,人口密度相比台北少很多,兩邊的節奏非常不同。這邊的節奏相對緩慢,也反應在個人有相當大的自由去從事自己想要的創作。嘉珍以親人買房設計裝潢為例,很多時候思考的不是家具跟自己的關係,只有是不是最便宜的,或甚麼能夠省最多。相反的,在嘉珍接觸到的芬蘭經驗之中,家具更多時候是作為一種作品的方式存在於個人的家中,這是嘉珍在這觀察到人物關係的不同之處。搬到芬蘭之後對於兩邊文化的落差,反而讓嘉珍有更多的反思,除了人物關係之外,也讓她重新思考到底北歐風是甚麼?以她的觀察來說,北歐風的家具雖然作為一種時尚的象徵進入台灣市場,但在北歐卻是有自己生長的脈絡。而來到芬蘭之後讓她親眼觀察到,背後支撐北歐風成長的文化背景,那是不同於台灣經驗的生活狀態及文化,在那之中形成的生活與自我與物品之間的關係,讓她觀察到了不同於以往的思考方向:"家居物品作為生活的角色,它為人們的日常生活服務,它自身可以有更多樣態與姿態,對,或是他作為一個作品。這種人與物關係裡,我們有機會從這些追求當中,看到人對於生活的多樣註解與樣貌,這個物件於我可以是柔軟我的生活,而這個物件支撐著生活,讓生活可以保有柔軟的樣子。"

除此之外,人跟藝術的距離也變得非常近。曾經就發生在逛學生市集的時候,遇到認真挑選作品的太太,她說她想挑一件作品當朋友新居落成的禮物。"我頓時能想像那幅可愛小巧的版畫,掛在一個新家裡的那種溫暖,這在台灣很不容易,我看見藝術作品(尤其是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吧)的角色,其實是可以有溫度的,也可以有在畫廊、市場以外的選擇,我喜歡這樣的關係存在。"

強調對話的上課方式

另一方面,在赫爾辛基藝術學生上課的過程,也讓她覺得和台灣的經驗非常不同。這裡的教學強調訓練學生看作品思考作品的能力,以及創作的過程。每次上討論課的時候都會需要分享自己作品的進度,首先會由其他同學發表意見,說明自己作為一個觀眾,在沒有作者先行說明創作理念的狀態下,在這件作品中看到了什麼,經過大家將想法丟出互相討論,最後才是作者自己補充或是回應。整體來說強調對話及過程,也提供給創作者本身,一個除了自己本身之外的角度來重新審視自己作品,瞭解在大家的眼中,自己的作品到底是什麼樣子。相對於此,嘉珍在台灣的經驗則會讓她覺得,在台灣強調的是創造的結果,尤其是期末評圖之類的課程,強調的是結果的展現而不是過程及對話,兩者經驗的差異也是讓嘉珍印象深刻的部分。

整體來說,在這裡相當充分的資源及創作上的自由,讓嘉珍收穫良多。如果有自己想創作的題目,對於自我有一定程度的規劃與目標,不單一期待老師給予教育餵食及不怕無聊的話,嘉珍相當推薦來赫爾辛基念藝術。

IMG_20171003_210644
打磨石板,學校豐富的資源讓她印象深刻,攝影:Formosan Bear in Helsinki.

對台灣的進一步認識

對嘉珍而言,出國念書一年雖然加強對於北歐及芬蘭的認識,但也因為離開台灣的關係,對台灣似乎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拜全球化之賜,IKEA成功佔領世界上各大城市的公寓及住家,北歐風也成為世界知名的設計風格。北歐風以商品並抽離原生地脈絡的方式進入台灣,以一種異國情調的想像,成為一種逃逸日常繁瑣苦悶的可能。

嘉珍就打趣的說道:"其實我常常開玩笑大家都誤會北歐的簡約風了,你以為他們崇尚的是自然、不鋪張、不過度消費以及覺得剛剛好就是最好的嗎?說不定他們就像我們過年期間吃太好然後吃到覺得不能再這樣吃下去了,所以來幾天稀飯配醬菜之類的,他們的簡約不是因為缺乏而開啟的簡約,而是太多之後的告解哈哈 。" 幸運的是,這次交換學生的經驗,讓嘉珍有機會理解北歐風是在甚麼樣的背景之下長成的。

當然,流浪世界最終還是會回過頭看自己的家鄉。"台灣整個社會經濟發展以來都是以經濟作為主要指標,我們活在單一向度的競爭裡,想盡辦法的生存,對抗的不僅是自然環境,更是所有我們可以輕易指出的歷史文化政治上的所有困境。" CP值(成本效益比)雖然是台灣社會常見的指導原則,但對嘉珍來說芬蘭經驗,其實並不只是國外的月亮比較圓這麼片面。更重要的是,反而是理解兩地社會成長的土讓及背景,才更有可能增進對自身及異鄉的理解。

最後,感謝嘉珍撥空受訪,以下附上嘉珍今年的作品,以及個人作品網址請大家有空上去看看喔!!

嘉珍個人網站https://scor210462.wixsite.com/website

作品名稱:Winter here 冬天待在這

創作年分:2017

作品材料:wood, branch, reflect light materia,lmixed media,readymade

木、樹枝、燈、反光帆布、複合媒材、現成物

取材自然環境及芬蘭經驗的裝置創作

1
Winter here 張嘉珍 2017 攝影:張嘉珍

-010

4
Winter here 張嘉珍 2017 攝影:張嘉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