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去看看小田田?」:我們在芬蘭與植物共舞

文 / 倒地鈴、Wasiq

租了地,可以種些甚麼? 讓田地從無到有,是一個不斷摸索與認識的過程。同時,也是個常會經歷內心掙扎的階段。但掙扎何在? 「種植物為食物,見幼苗是植物,但非食物?! 是也?非也?

耕田趣之雜草閃邊站

在風和日麗的美麗春夏季節三不五時去田地耕作照顧植物可是最佳的紓壓活動幫助調劑一下平時作為研究生的宅女生活。特別是在大力揮灑鋤頭與清除雜草時,這不但在身體上是轉動關節與運用肌肉的最佳運動機會,在心理上也是洩憤或清除研究卡住、心中積鬱的時刻。

小田田上的雜草五花八門,農業素人的我們其實根本心裡沒個譜哪些是雜草哪些不是,全部都是經驗一點一滴堆疊累積出來的。赫爾辛基政府發布一份有害外來種雜草宣傳單,有圖有文(芬蘭語),看了之後才驚覺田裏那一大叢紫色魯冰花原來是有害外來種,可謂紅顏禍水是也。

美麗的外來種:魯冰花 (攝影/倒地鈴)

其中最為囂張的雜草可以說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蒲公英了,雖然一大片金黃色的花朵與一顆顆毛茸茸的種子球在旅人的眼中真是美不勝收,但在我們農人的眼裡就是個惡夢— 好不容易除完,隔天又是好漢一叢叢。怎麼解決呢?其實也有個辦法,就是徹底發揮華人吃的天性,把它們吃掉!畢竟蒲公英,它不但可作為野菜,也具有藥用價值。水鹿們嘗試了幾次可惜味道太苦一次無法也不能吃太多,這邊想吃蒲公英的人又不多,供給嚴重大於需求的情狀下,只好繼續努力鋤草了

蒲公英的黃花與白絨絨種子群,是芬蘭常見的夏日一景 (攝影/倒地鈴)

耕田趣之主角入住:小田田上種什麼?

作為新手農夫,水鹿們並沒有什麼高瞻遠矚的農耕計畫,各種可能都可以嘗試,只要能讓我們收成就好。因此我們的作物可謂是百花齊放,包括四季豆、碗豆莢、高麗菜、白菜、蔥、紐西蘭菠菜、紅蘿蔔、馬鈴薯、甜菜根、櫻桃蘿蔔、生菜、香菜、綠薄荷、羅勒、茴香、番薯等。除此之外,田地內還有前人遺留下來的草莓與毛茸茸的蘋果薄荷,田邊也有一些本來就有的植株,像是又黃又綠半透明的鵝莓、鮮紅欲滴的紅醋栗、以及大黃 (Rhubarb),真是非常的五花八門。

就這樣邊做邊學也有一年多了,根據目前所獲得的經驗,我們發現在田地中,長得好的作物跟長得不好的差很多。像是薄荷、茴香、豆類作物、香菜跟生菜就長很好;甜菜根、白菜與櫻桃蘿蔔則是很容易被蟲以及野生兔子入侵。而在寶島台灣隨便就可以長的番薯,到這裡長葉子的速度還真是奇慢,不知是否是品種的關係或是氣溫的關係;總之,一盤地瓜葉是別想了。

IMG_3445
地瓜葉在黃金三角加持的木樁下(photo credit: Wasiq)

育苗與堆肥

要讓植物長的好,營養的土壤不可少。這裡最常用的種植用營養土分別是Multa(培養土)和Turve(泥炭土),第一年我們就先根據他人的建議去買了這兩種土壤作為我們田地的主要用土。至於田裡原本的土壤就別提了~~我們第一塊田的土壤硬的跟甚麼似的,用鋤頭釘耙雙管齊下,費了好大力氣才能稍稍鬆開;更何況土質看起來就一副營養不良樣。這樣艱鉅的生長環境實在大大不利我們的寶貝作物,因此營養土伺候是免不了的。

IMG_3918
在蘋果薄荷周圍加了培養土以及泥炭土(photo credit: Wasiq)

為了長遠著想– 總不能每年砸錢買一堆土– 我們也嘗試開始自製堆肥。首先先準備一個含蓋子的容器,容器底部放一層田裡的營養不良土,然後將每次做菜時剩下的瓜果蔬菜等廚餘放入。這個容器就直接擺在廚房角落陰涼處,等每次有廚餘時再開蓋;蓋子可以很好的阻隔堆肥發酵時的味道,因此放在室內倒是沒有甚麼不方便。就這樣讓它擺爛,經過將近九個多月,它最後會變成黑色的腐熟堆肥土。這堆肥土就可與一般土壤混和作為種植用,比例約是1:3 ~ 1:5。

至於育苗部分,我們有些作物買來就是小苗, 這直接種到田裡去就行;有些則是塊根塊莖或種子,這當然也可以直接播種到田裡,但在生長季極短的芬蘭,事先育苗則有助於事後的收成。不然等到好不容易發芽冬天卻要來了,豈不是無語問蒼天?

一般種子育苗,找個容器鋪上營養土後定時澆水讓它發芽就可。在芬蘭大約五月開始氣候會比較舒適些,那時再把發芽的小苗移種到田裡去讓它生長;因此依照各個作物的不同發芽時間,再決定多久之前開始育苗。至於塊根,我們那時從超市買了番薯(水鹿就是想吃地瓜葉啊!),一樣先在溫暖的室內育苗:找一個平底容器放上一層水,再把買來的番薯直接放在這水裡,浸水約五分之一高度,就等它發芽長葉了。但嘗試結果發現它發芽長葉的速度不快,從三月到五月只有四五片葉子,移到田裡後經過舒適夏日的洗禮,似乎勤快了些。不過全盛時期一個番薯粗估也只有十幾二十片葉子,只有兩個番薯的我們,癡癡等著它繼續長葉。無奈春去秋來,最後還是只能望著凍死的番薯興嘆。

從小田田到餐桌

跌跌撞撞的新手農夫,沒有經驗也有勤奮,我們畢竟還是有些不錯的收成。雖然有些菜因不知其最佳採摘時間點而任他們變老而無法下口,雖然有些苗因為跟雜草長得太像而被誤清除。總而言之,還是歡喜收成。最讓人欣喜的就是生菜,因為他們易種且生長期短,是最給面子的作物;每次想要加菜就到田裡拔一些,這親手種植的感覺果真不一樣,更加清甜爽口了。此外像是香菜甜菜根、白菜、四季豆馬鈴薯等,都讓我們吃在嘴裡,滿足在心裡

 

小田田與其上的作物們 (攝影/倒地鈴)

結語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雖然說我們離這樣的境界還差有一大截,但是經過這親自耕種的過程,似乎也能一窺其邊。就華夏文明來說,種田過程讓我們稍稍瞭解了農地與作物對農人的意義;就北國芬蘭而言,種田過程讓我們體會與大地的接觸對於身心靈的療癒效果。大地與人類從來都是合作關係,而非搾取。此外,看著植物從發芽到一天天長大,也激發我們在研究生涯中非常需要的正面思考跟正念療法。這兩塊田可說是我們最好的運動、療育與健康的泉源。下次,一起來跟我們去看看小田田吧!

IMG_4019
我們的小田田(photo credit: Wasiq)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