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煎包:台灣 x 芬蘭薩米族

IMG_7840
手工自己製作的水煎包,是一種無可取代的家鄉味記憶 (©Wasiq攝影)

文 / Wasiq

在距離台灣8000公里外的芬蘭首府赫爾辛基,要在店裡面吃到一口好吃的家鄉味水煎包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務。

比起台灣上千攤生煎包攤位提供熱騰騰好吃多汁的小巧煎包,赫爾辛基市區除了去年進駐市區購物中心Kamppi的瑞典中國食物專賣店"Beijing 8″之外,專門提供包子或餃子的餐廳可說是不存在。這Beijing 8是家人來芬蘭找我,在又餓又冷的路途中去吃的餃子連鎖店。不吃還好,一吃下來造成了無可磨滅的刻骨銘心回憶:從此以後家人對北歐的亞洲食物定位,就是「居然10顆不好吃的外皮乾扁內餡無味餃子漫天開價460元台幣」。

日前因為去哥本哈根做訪問學者,到北歐亞洲研究中心(NIAS)兩個星期,跟久違不見、在哥本哈根工作的大學同學聚餐,有幸去吃到哥本哈根市超級在地的台灣味– 你好姚餐廳。 他們位置離市中心不遠(地址是 Rantzausgade 52),大概是從赫爾辛基火車站附近到Hakaniemi / Sörnäinen的位置(約兩到三站捷運站距離),我在短短14天訪問學者期間,一連去吃了五次的台灣味–就可見我多愛他們了。但是這樣的花錢買美好台灣味的服務,丹麥有、可惜芬蘭還沒有。

我很懷念以前常常在景美夜市口賣的上海生煎包、或甚至台大社科院附近的餃子店,真的是學生時代魂牽夢縈的美味。芬蘭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買現成好吃的亞洲食物,根本是癡人說夢。有時實在按耐不住,失手買了Hakaniemi亞洲超市現成的冷凍包子餃子,在回家煮來吃之後,也會在入口時痛心疾首發現CP值奇低,因為真的出奇地難吃卻也異常的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此我就慢慢練就一點創造記憶中家鄉料理的本事。

以下是台灣水煎包食譜分享,參考了愛料理以及Carol自在生活。另有圖文並茂雙語(英文以及中文)版本,寫在這裡

IMG_5945
自製手工台灣水煎包,成品!(©Wasiq攝影)

台灣水煎包 Taiwanese pan-fried buns

數量約 16 顆

花費時間:麵團我花了兩小時發酵,其他包加煎大概一小時。

材料

1. 內餡

  • 一盒絞肉  390g
  • 韭菜一包 165g
  • 雞蛋 x1
  • 白胡椒粉 兩茶匙
  • 醬油 兩大匙
  • 料理米酒 兩大匙
  • 麻油 一茶匙
  • 鹽巴 一茶匙
  • 太白粉 半茶匙
  • 薑泥 兩茶匙
  • 牛肉口味的果凍狀湯底 一個

2. 麵團

  • 中筋麵粉 400g (大概四個大同電鍋的杯子)
  • 乾酵母一包  7g
  • 溫水  1.5 杯 (180ml, 大同電鍋的水杯)
  • 橄欖油 一大匙
  • 少許砂糖
  • 少許鹽巴

步驟

先處理麵團的部分:

  1. 把乾酵母泡在溫水裡面5分鐘,然後倒進400公克的麵粉裡面。然後加水加到總共1.5個電鍋杯的量,加上鹽巴、砂糖,最後加進橄欖油,好好認真的揉麵團。
  2. 麵團滾圓,收口向下,表面灑一點水
  3. 用濕布把裝著你寶貝麵團的盆子蓋好,放在溫暖的地方(我這邊外面約零度,所以我放電磁爐邊,想說這樣會輻射熱可能會讓麵團發得比較好)
  4. 我調手機鬧鈴一個半小時,然後響之後開始把內餡的料拿出來擺好,這樣一來差不多讓麵團發了兩個小時。

內餡的部分 [溫馨提醒~步驟1,2花的時間長,需要多一點時間準備]

  1. 把絞肉剁碎一點,到有一點黏性的跡象就可以。把韭菜切成大概0.2公分小段。
  2. 把牛肉凍湯底那個切碎倒入,把所有內餡的材料均勻攪在一起

怎麼包?

  1. 把發好的麵團放在撒有麵粉的沾板上,花一到兩分鐘揉一揉把空氣揉出來。
  2. 把麵團切一半,一半放回去蓋有濕布的容器裡面(防止它乾掉),另一半把他分成八等份。
  3. 把小麵團壓扁,桿皮(或用手,都可以)把小麵團用到中間厚周圍薄。
  4. 麵皮光滑朝外,放入內餡(跟麵皮重量差不多為原則),一邊轉一邊折,重點是不要讓餡露出來
IMG_5942
包成功的話,會有美麗的摺痕(©Wasiq攝影)

怎麼煎?

  1. 平底鍋燒熱(我先調到6[註:芬蘭學生宿舍用電磁爐最大火為6; 最小為1],然後慢慢熱了之後再降到5),加上兩湯匙半的油。
  2. 把包好的水煎包排好到平底鍋裡面,讓水煎包底部上色。
  3. 把水加熱,把這熱水分三次加入平底鍋裡面:加,蓋蓋子,等它水分收乾,再加,蓋蓋子,耐心等它收乾,再加,蓋蓋子,等它收乾。這樣的過程大約花10分鐘。
  4. 水煎包上加一些芝麻,趁熱吃!
IMG_5944
第一次嘗試自己包— 熱騰騰的自製水煎包出爐是多大安慰! (©Wasiq攝影)

後記

在一次田野調查的旅程中,我造訪了薩米族的家鄉Inari,借住在一個薩米朋友家。芬蘭境內總共有三種薩米語,我這薩米朋友是屬於Inari薩米族,她Inari薩米語是在北方奧盧大學慢慢學的,她在國家廣播台-薩米組 以及國家薩米電視頻道上班,負責Inari薩米原住民節目撰寫與編譯。那時候她男朋友是北薩米族(十個薩米語系裡面最大的一支),所以她也在學北薩米語。我自己因為興趣關係,也學過北薩米語,所以很能體會北薩米語跟芬蘭語文法上的相似性。我跟她分享泰雅族也是有很多支語系,賽考利克族跟其他的地方的泰雅語也有點不太相似。我也分享台灣有很多原住民,但是彼此的語言沒有像這十支薩米語那麼近。我們越聊越起勁,就動了一起做菜的念頭。剛好她因為父親職業是牧養馴鹿,所以冷凍庫中有許多的馴鹿肉,我們就突發奇想、用馴鹿肉取代一般絞肉,包了馴鹿水煎包!

馴鹿的芬蘭語是poro,薩米語是boazu。馴鹿是薩米文化裡面非常核心的要素,在當代的電影、音樂、料理、文學、音樂等等都會出現馴鹿的身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