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沼澤 Nuutajärvi :芬蘭美學工業的崛起(上)

文/媽媽請你也保重                                                特色圖片出處Iittala粉絲頁

芬蘭工藝最為人熟知的特色是自然元素與實用功能的對話。其中,玻璃工藝可說是最方便入手、進一步嗑瓜子瞭解芬蘭的耍嘴皮神器。比如說,家家戶戶幾乎都有的大窗雙層玻璃,即說明了芬蘭冬天冷到「流淚會結冰」,和日光珍貴到「曬個太陽就像跟上帝泡澡一樣快樂」的天氣。

知名的芬蘭玻璃品牌 Iittala 和 Arabia 中不乏諸多嚴肅搞笑、多采多姿的玻璃用品。例如有名的 Ulima Thule 威士忌杯 — 是一種「沒聽過結冰時會唱歌的湖和沒看過湖邊結晶水滴柱就會以為是酒店閃亮亮」的敗家聖物。更不用提芬蘭許多怪里怪氣的設計師,居然以動物植物為原型,做出飾品、燈具、容器、琉璃。比如像是以「鶲」為鳥模特兒,做出一堆琉璃鳥的 Toikka,和愛狗、愛樹、愛對偶的 Markku Salo 等。

但是!! 這都不是本文的重點。今天要帶大家直搗這些設計師的共同鳥巢,Nuutajärvi玻璃工村,看看他們是怎麼長出來的。

17499406_1245179762218067_1676117076778317521_n
▲玻璃工村外觀(圖/Nuutajärven Lasikylä – Nuutajärvi Glass Village粉絲頁

玻璃工村(Nuutajärvi):芬蘭世界品牌的搖籃

Nuutajärvi是目前芬蘭運作最久的玻璃工村(1793-2014)。它曾經是北歐18世紀玻璃生產的主力,現在則聚集許多藝術工作者,並且還繼續開火燒玻璃。除了生產琉璃藝術外,還有許多合作學習方案,在當地較知名的合作案是和小學生一起工作。

合作案的目的在於,由學生們擔任概念設計師,用各種媒材作出概念原型,再由工匠們依照原型拼建剪揉。每一個細部的組合都經過吹、摩、過火等固定步驟,將各個部分染色拼剪起來。整個過程小設計師會坐在旁邊監工,建議工匠們如何修改。從匪夷所思的原型(請看下方照片上角貼在烤窰上那張神奇的概念圖),到兒歌式的達利藝術表現(沒錯,是兒歌式!!)

3-2
▲師傅將學生們的「達利派」畫作化為現實中(圖/作者提供)

Nuutajärvi工村的設立,可說是芬蘭近代歷史的縮影:它經過瑞典王朝時期,俄羅斯帝國下的自治區,芬蘭二十世紀初的內戰。它的玻璃生產,表現了 1)芬蘭在北歐地區的建築與工業中扮演的生產代工地位,2)時代階級差異引動的內戰,和3)現今芬蘭在自然元素中表現實用和幽默的藝術特色。這篇玻璃文主要是介紹第一個主題。

話說在十八世紀以前,玻璃在北歐還是貴鬆鬆的奢侈品。除了教堂與王室使用外,一般農舍建築與日常用品大多直接取用當地最普遍的材料像是木頭與岩石。GLASS是啥米東東? 啊管那麼多吃飽打個,嗝,再唸成lasi就好了(經典的台灣國語態度)。不過,咳咳,其實早在十七世紀末,就曾有一批瑞典工匠Melchior Joung 和他的兒子Kustaa Juhana Joung在芬蘭西岸的新市區登陸,成立工坊生產玻璃。但當時在芬蘭實在沒有農民買得起玻璃,市場需求不大。四年後工坊火房燒毀,就再也沒有重蓋(1681-1685)。

古典風吹向北歐

十八世紀初期,法國新古典主義和義大利古典主義的建築風格䲷䲷䲷䲷地吹到北歐,瑞典王室和教堂對玻璃的需求大增。對生產過程中需要的冷卻水和燃料木材也因此大大上升。然而當時瑞典的鑄鐵業當時早已非常發達。同樣需要水與木材的鑄鐵業者們,並不願意把這些資源讓給玻璃生產。但是如此一來,經濟充裕地瑞典貴族們就沒辦法追領建築風騷。玻璃短缺的問題在1747年國會被提案討論(是的,國會記錄還留著)年瑞典王室便授命玻璃工匠第龐(Jacob Reinhold de Pont),以莊園主的名義配給林地和田地,開拔到芬蘭離Nuutajärvi不遠的索麥羅(Somero),麥囉嗦地當地就成立奧維克(Åvik)玻璃工廠。奧維克玻璃工廠開工後,業務蒸蒸日上一直到十八世紀末。

1
▲玻璃工村製作現場(圖/作者提供)

同時期加上建築風格地更新和液體瓶裝的趨勢,更加擴大玻璃的市場需求。當時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三世(GustavⅢ)帶動的古斯塔夫式建築風格,除了採用白霜塗刷,也使用大片玻璃增加採光。再加上北歐寒冷氣候,為了保溫每一扇窗戶都要求雙層玻璃。除此之外,許多農莊也開始普遍採用玻璃容器蒸餾酒精和運送牛奶,這些條件使得芬蘭在18世紀末又再蹦出好幾個玻璃工廠。1793年第龐的兒子第龐二世在瑞典國會授權下,在Nuutajärvi成立工匠村。

和鑄鐵、釀酒一樣,當時支撐玻璃工村運作的是莊園制度。莊園主通常不會只單純運作一個產業,至少會再兼營農業來支持其他生產。第龐二世在成立時,為保障玻璃工廠的林地供給,便將當地的莊園主納入共同經營者。後來經營不善,第龐二世便把工廠賣給莊主的弟弟。之後因經濟困難,又再轉手賣給Törngren家族。至此之後,Nuutajärvi開始它的黃金時代。

10592810_1237878732894673_3020340611488305986_n
▲芬蘭最大百貨公司Stockmann(圖/Stockmann粉絲頁

Törngren家族中的阿道爾夫(Adolf Törngren)從父親手中接掌業務後,認為Nuutajärvi生產玻璃的條件並不輸於歐洲其他地方。因此他特地到中歐,從德國、比利時和法國等地蒐羅好手,並且從瑞典找來當時知名的建築師G. Th. Chiewitz打造上好廠房,為這些玻璃吹手和工匠搭蓋高級宿舍。從十九世紀中葉到二十世紀初,在阿道爾夫的信念與實踐下,Nuutajärvi工村的玻璃生產除了提供芬蘭,它的市場也涵蓋俄羅斯、瑞典和其他環繞波羅的海的國家。產品從窗戶、藥瓶、墨水瓶、杯子,到玻璃飾品,例如琉璃珠。為了因應亟速擴張地業務,當時在Nuutajärvi負責帳務和圖書的Heinrich Franz Georg Stockmann,被派到赫爾辛基設立展售店面。Stockmann在接管該店面的所有權後,後便擴張店面起家,成立今天赫爾辛基最大的百貨公司Stockmann。

琉璃工村現況

Nuutajärvi村現在的廠房設置仍保有十九世紀芬蘭莊園的面貌。附近的幾座管理農莊都是200多年的手造二樓或三樓建築,在十七世紀留下來的莊園華廈還在原地整修中。當時工村中的的釀酒廠,已轉成玻璃展覽館。豪華的員工宿舍還留著等待規畫。工村旁的旅舍至今還提供住宿。

Nuutajärvi所在的新市區(Uusikaupunki)也是芬蘭民族小說《在北極星下》(Täällä Pohjantähden alla)真實故事的發生地。該書主要描述芬蘭國家認同和勞工地主關係的發展。年代從1880年代,越過第一次世界大戰,芬蘭內戰,至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本書描寫一家農夫世代傳承,是芬蘭內戰後少數從紅派勞工角度紀錄的作品。

Nuutajärvi全年無休,一直到今日仍有大批的玻璃工藝師、吹玻璃藝術家以及玻璃學校在延續那悠久斑駁的傳統。你可以在那邊體驗自己吹玻璃、也可以在著名的玻璃藝術家Anu Penttinen開的夏日咖啡店來與老闆話家常;夏末牽著腳踏車在Nuutajärvi的亞麻田邊上走著,若幸運還會遇見當地農夫或木匠抓著妳開始講起這裏的故事。

芬蘭玻璃工村

地址:Nuutajärvi, Länsi-Suomen Lääni, Finland

官網:http://www.nuutajarvi.fi/

(未完待續…)

編輯:YH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