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倒地鈴、Continyu

說到潛水,腦海中立刻會浮現的通常是近赤道地區的海洋中,穿梭在各色各樣的珊瑚礁之間與色彩斑斕的熱帶魚群一同悠游。也因此,這些近赤道區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熱門的潛水地點。相比之下,寒冷的北國芬蘭在潛水這方面可說是先天不良又且後天失調:先天不良在於其氣溫條件,後天失調在於其眾所周知的高物價。因此,想當然爾總是會被多數人排除在其潛水點名單之外。然而,2016年八到十月之間,因緣際會下我們在芬蘭參加了潛水課程取得了開放水域潛水(open water diving, OWD)資格,這樣的經歷連自己也是覺得不可思議的特別呢!

芬蘭潛水之“驚豔“談

課程部分是按照PADI的標準流程,和多數人經驗不同的是過程所花費的時間。在台灣或是其他熱門潛水景點的潛水課程安排,絕大部分都是利用假期,密集性且固定人數的授課,通常都是一氣呵成之幾天內就完工。由於會在芬蘭學潛水的人都是居住在此地的人,因此並非以在假期中密集上課的方式,反而是穿插在平日的空檔或周末。即便如此,同常也可以在兩個周末完成課程。然而一些突發狀況,我們的課程進行了兩個多月,而最後在開放水域上課的時間竟然是十月底!猶記得那個不可思議的寒冷周末,週六在湖邊,週日在海邊。湖邊那次在下水之前,天空甚至飄下了雪花,一邊換穿潛水衣,一邊看著冷冽平靜的湖水,心理的掙扎真是不可以言語形容的阿~~~!!!

但在北國學潛水也有其好處,由於課程的延宕與氣溫的嚴峻,讓我們有機會學習使用在熱帶地區通常沒機會體驗的乾式潛水衣(dry suit)。乾式潛水衣可以隔水,裡面能夠穿一般衣物,因此保暖功能比起常見的濕式潛水衣更有效。在潛水這個領域中,乾式潛水衣的使用也是一個重要技術,通常需要另外報名專門課程來學習。但我們因為是氣溫關係不得不使用,且主要目標是PADI開放式潛水員證照,因此教練是順便在課程中教導我們乾式潛水衣的使用技巧,讓我們可以順利完成證照課程而避免失溫。因此雖然我們沒有正式報名乾式潛水衣課程,但基本技巧都學會並也實際運用過了,倒是額外收穫。不過若之後仍想要使用乾式潛水衣在寒冷的情況下,仍需要完成專門課程就是了。畢竟還是有很多技術需要學習,像是空氣集中在腳部以至於倒頭栽時該如何翻身等等。

潛水地點

被譽為千湖之國的芬蘭,實際上大大小小的湖泊加起來超過十八萬個!這眾多的湖泊中不乏優秀潛點,我們第一個開放水域課程就是到赫爾辛基北方約一百一十公里左右,一個名為Iso-melkutin的湖泊。此湖的一個特點是水中能見度較高,適合多種潛水練習,例如夜潛、裸潛(free diving)、或是像我們這樣的初次潛水者的訓練場地。此外,由於Iso-melkutin湖算得上是芬蘭南部熱門的潛水聖地,附近的潛水俱樂部與潛水客合力打造了一些設備,例如木棧樓梯能直接從岸上延伸到水裡,以及離下水點不遠處亦設有一個水下木造平台,以方便進行教學與練習使用,這些都是此湖會被選為練習場地的原因之一。當日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另一組進行乾式潛水衣課程的人馬前來。

湖泊的平均深度為15公尺左右,我們當時潛到11公尺深;此湖泊有部分底部是泥的結構,因此若不慎碰觸到底部的話很容易就會把泥攪上來,把水弄得混濁不堪而降低能見度,這點需要注意。其實芬蘭多數的湖泊和波羅地海,底部都是偏向泥沙的結構,一旦碰到混濁度馬上就上升,因此在芬蘭潛水時,水下行進以腳步橫向移動的蛙踢(frog kick) 為較適合的踢水法。首次在此開放水域活動,我們其實忙著適應練習,沒麼機會看到水底動物(教練有看到魚並指給我們看,可惜大家都沒反應過來),水底的枯木到也蠻美的。有別於常有的潛水印象都是在熱帶海域,這次在湖中潛水也算是難得的體驗。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到芬蘭更著名的湖—-拉提(Lati)去潛潛看,據說相當清澈。

800px-Tech_diver_at_lake_Iso-Melkutin_Finland_2013
Iso-melkutin的水下平台 (攝影/Teemu Virtanen (CC 3.0))

另一次戶外潛水課就來到波羅地海的海邊 Vetokannas, Porkkala,這裡是平坦的沙地結構,連接的海域屬於芬蘭灣。我們進出就是從沙灘直接走進海中,蠻容易的。近海的平均深度約20公尺,我們潛水深度與湖泊一樣,也是在11公尺左右。這裡我們主要看到的水中生物是水母。另外,也有一個位於八米深左右的小木船殘骸可以去看看。

17741264_1665834626778612_116768970_n
Porkkala, Finland (攝影/continyu)

芬蘭潛水特色

船骸(Wreck)

船骸無疑是在這一地區潛水的特色之一。波羅地海自古以來就一直進行著頻繁的海上貿易,最遠可追溯至羅馬時代,可以想見這長時間下來所累積的沈船應有不少;有些雖陸續被發現,但應仍有相當數量的沈船繼續待在海底等待重見天日。再者,波羅地海比起其他的海域而言,它較低的含鹽量能有效的保護沈船,即便是木結構的船體亦然。也因此,整個波羅地海可謂是一座大型的沈船寶庫。瑞典曾經打撈過一艘沉睡海底三百多年的木結構沈船瓦薩號,保存完整的結構體讓人驚嘆,瑞典政府為它建了一個瓦薩博物館,每年吸引不少遊客。赫爾辛基外海有個水底公園博物館(underwater park)展示瑞典的沉船Kronprins Gustav Adolf,開放時間為春季到秋季之間,不須門票但需有潛水執照並遵守相關規則。有興趣的人可以詳見水下公園的網站

冰潛(Ice diving)

有著寒冷漫長冬天,不論湖海都會結冰的芬蘭,作為冰潛的理想場域當之無愧。冰潛的難度高,不僅嚴寒的氣溫容易使潛水設備運作不良,且有冰面覆蓋在水上,潛水員無法隨時浮上水面,因此冰潛需要有更多的經驗與準備。在PADI的課程裡,冰前至少要有進階開放水域和乾式潛水衣的證照。我們的教練也分享他的冰潛經驗,聽其講述整個過程(需要綁安全繩、inflator hose 可能結冰等等),感覺真是驚險刺激!

有關芬蘭的冰潛活動可參閱以下影片

廣告

One thought on “我在雪花紛飛的芬蘭學潛水(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