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Formosan Bear in Helsinki

四年一度的芬蘭地方市議會選舉剛剛落幕,赫爾辛基市則有85位新任市議員,從1085位候選人脫穎而出。選舉結果的版塊改變,不僅透漏了芬蘭社會的現況,而年輕人的參與,也說明著年輕勢力希望帶來改變。

事實上,市議員的選舉制度,對於新成立的小黨或是年輕沒有本錢的年輕人相當友善。登記成為候選人不需要任何保證金,成立新政黨也只要收集一定數量簽名即可(詳:芬蘭選舉哪裡不一樣?政治系留學生帶你直擊),這也造成上述超過一千位候選人及19個政黨百花盛開的景象。而且台灣的朋友們可能很難想像,85席之中只有42名是連任成功的,其餘都是新人,男女比例則幾乎是一半一半,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從這裡查詢

這次水鹿團隊特別訪問了兩位年輕的候選人,由他們親口跟我們分享當地的選舉經驗。兩位的背景不同,政黨也是天差地別,希望能藉此機會帶大家了解「馴鹿」怎麼搞政治。

26歲Heidi Ahola代表女性主義黨 「我相信個人的、即是政治的」

IMG_7705

Heidi Ahola,26歲主修社會學的年輕學生,代表新成立不到兩年的女性主義黨(Feministinen puolue)參選。這次的結果對Heidi來說相當滿意,雖然自己沒有選上但是所屬政黨卻成功拿下一席,代表未來在赫爾辛基市依然有繼續耕耘的可能。以下會從候選人的生命故事開始,接續選舉經驗及選舉結果的分析。

從小長於芬蘭北方拉普蘭(Lapland)地區,Heidi形容那是一個相對保守的環境,譬如在他12、13歲的時候漸漸發現,女生的意見不容易被重視,埋下了她未來投身政治的種子。隨著學業的關係搬至赫爾辛基,城市的環境帶給她更多的刺激,身為一個女性的身分讓她在政治上有不一樣的切入點:「我相信個人的即是政治的,這同時也反應在我們的政黨立場上,也就是我們致力於消除一切不管是身體上的或是認同上的歧視。」

  • 政見核心:打破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到底Heidi的政見中如何落實這些價值呢?這次參選她提出三大政見:一、提供二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免費避孕措施;二、增加日間托育的經費;三、提供十五歲上下青少年更多更好的生涯諮詢。針對第三點Heidi解釋道:「其實芬蘭的學校在提供青少年未來發展建議的時候,還是會複製性別或種族的刻板印象,譬如女性常會被鼓勵當護士,我希望能夠改善這點。」

這次選舉中她們政黨也遇到不少質疑或是攻擊,比如說有人以為他們只在意性別問題,或是遇到種族歧視及性別歧視的惡意攻擊。Heidi提到:「在我看來,芬蘭今年正好在慶祝獨立一百年,芬蘭在談論自己國家歷史的時候,還是在以一種相當陽剛的角度來看自己的歷史,比如冬季戰爭等等。而討論當下的情況時,這種自認為是北歐國家的想法,認為我們已經達成性別平等的這種想法,反而看不見,薪資收入性別不均的問題、家庭暴力甚至是不同工作依然存在性別分布不均的問題。我們依然有許多值得改進的地方。」

  • 兩百歐元預算競逐市議會

首次參加選舉,競選團隊只有五位好朋友,整場競選下來的預算只有兩百多歐元,絕大部分還是自己掏腰包的。對她而言,這次選舉廣告最重要的管道是Facebook上的傳播,同時也占據多數預算,因為Facebook針對不同的擴散程度有價格不同的廣告方案。就算有如此方便的社群媒體,在路上發廣告傳單跟一般民眾接觸也是很重要的,如此才能夠有面對面跟民眾接觸的機會。「在我看來這次選舉,赫爾辛基居民最在乎的應該是生活成本的提高,包含房租房價的上升,以及貧富不均的惡化,最後則是近年外來難民的問題,這幾項大概是最主要的。」Heidi向我們解釋這次選舉觀察到的情況。

總結來說,對Heidi而言雖然這次整個黨只有選上一席,但卻是相當難得的成就。在她的觀察中學生、年輕人、少數族裔,大概是最主要的支持者,未來她也會繼續幫忙政黨運作,並希望讓更多的年輕人認識他們。

27歲Eeva Kärkkäinen代表中央黨我相信每人應有均等的機會

57ae64_c1b5603a01c34d96926158ad54afd406~mv2_d_4924_3333_s_4_2

第二位候選人是來自中央黨(Centre Party of Finland)的Eeva Kärkkäinen。中央黨創立於1906年距今111年,前身是芬蘭農業聯盟(Agrarian League)直到1965年才改名成中央黨。中央黨同時也是2015年至今執政聯盟的一員,身為芬蘭老牌政黨的成員之一,Eeva又是怎麼參與這次選舉的以及本身如何理解這次選舉結果呢?

27歲正在大學念政治學碩士,同時也是一名全職記者的Eeva,這次市議員選舉也是她的第一次。從小長於芬蘭的鄉下,直到15歲才搬到赫爾辛基就學,從小就對政治事務有興趣,16歲時因緣際會之下參加了中央黨青年團的活動,發現跟自身的價值相契合便投身至今。

「中央黨的價值在於,我們不同於民族聯合黨(National Coalition Party)相信市場機制,或是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強調財富再分配。我們的價值不是建立在物質條件上,我們相信所有人都該享有均等的機會去獨立發展,例如在芬蘭各個省分至少都有一所大學,也是我們相信彌補城鄉發展不均的方式之一。」

  • 「所有人都該有公平發展的機會」

這次選舉Eeva提出的政見聚焦在:提升公共交通的品質及覆蓋率、綠化政策以及多元開放社會服務。針對第二點除了保留現有的市區綠地之外,同時未來建築也必須使用更多環境友善的建材以及節能設計,最重要的是,赫爾辛基市有的發電廠可以逐步降低石油發電的比率;第三點則是希望能夠針對青少年及其他社會弱勢,提供更多的社會照顧政策,讓他們不被排除在公共生活之外。赫爾辛基市區發電是由市政府持股的能源公司負責,所以市議員的政策同時也會影響能源公司,這也是為什麼會在Eeva的政見看到這部分。

雖然今年Eeva沒有選上,但是這次的選舉給他不少寶貴的經驗。平常除了要上班七小時之外,剩下的私人時間拿來參選,自從二月十四號登記參選到四月九號投票,忙了差不多一個半月。她說一開始花最多時間及精力的反而是回答候選人配對機的問題(詳見直擊芬蘭市議員選舉),問題相當多以及作答前也必須要有一定的理解並參考自己政黨的立場,總共花了差不多一個禮拜才完成。除此之外,這次選舉花了大概一千到一千五歐元之間,主要是花在選舉網站、傳單成本以及Facebook廣告上,競選團隊總共六人包含自己多是自己朋友,半支持半義務的幫忙這場選戰。

對於這場選舉,Eeva也得到跟Heidi差不多的觀察,也就是房價過高、失業、社會補助、綠地保留以及難民問題是多數選民心中的憂慮。「這次選舉同時也是對於執政聯盟的警訊,因為三個執政黨,在這次選舉支持率都下滑。雖然民族聯合黨是赫爾辛基議會的最大黨,但它也損失了不少選票,如今第二大黨一如預期是綠黨。選舉也反應芬蘭政黨屬性的不同,綠黨、民族聯合黨及社民黨長期以來都是城市政黨,中央黨則是主要在鄉鎮地區。」

雖然本身是中央黨的年輕黨員,但許多政策她也沒辦法接受,比如說政府決定刪減國際援助的預算以及增加難民申請家庭團圓的申請條件,對她而言都是跟中央黨價值相衝突的政策。未來她希望能夠從內部調整政黨方向,同時繼續參與社區組織的活動,幫助更多失學的青少年。

芬蘭大選變天:市議員選舉結果分析

「了解一個社會最快的方式就是看他們怎麼搞政治。」這是某位長期參與赫爾辛基大學學生組織的朋友,在我認識他的第一天對我說的第一句話,這次的選舉也可以說是芬蘭這本書的封底介紹文。雖然芬蘭如同許多第一世界國家一般有投票率偏低的問題,但在我的接觸之中,年輕人參與政治甚至成為市議員候選人,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陌生或是無法想像的,這也是給我最大的刺激之一。當然這並不是說芬蘭就免於有錢才選得上或政治世家的問題,而是整體氣氛是積極願意嘗試的,年輕人相信自己是有機會帶來改變的。

除此之外,這次選舉可說是芬蘭社會對於2015年執政聯盟的回應以全國投票結果來說三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在全國得票率都是下滑的,尤其是芬蘭人黨(True Finns Party)損失3.5%最多。2015年國會大選至今的執政聯盟,主要的政策產生相當多的反抗聲浪,比如縮減社會福利支出、縮減教育預算等等,以及對於難民相當嚴苛的審查制度,都讓赫爾辛基的街頭有好幾次遊行,甚至赫爾辛基大學在2015年,也有學生佔領校舍反對縮減支出的抗議行動。

這些縮減政府支出的政策是對付2008年經濟危機的手段,但這同時也是挑戰芬蘭長久以來的社會文化,即是由國家提供資源讓個人得以健全發展的社會文化。這起源於1960年代開始進行的福利國家建設,舉例來說,很多台灣學生上大學必須依賴家裡提供金錢或申請學生貸款,在芬蘭則是由國家取代家庭,由國家發放就學補助甚至是就學租屋補助。換句話說,跟家裡拿零用錢這件事情變成跟國家拿零用錢,所以年輕人有更大的機會脫離父母獨立生活,而這也是為什麼2015年至今的執政聯盟這麼不受人歡迎,因為那是直接挑戰芬蘭人長期以來的生活習慣。

至於這種社會文化能夠保持多久呢?這是只有時間才能回答的問題,但可以期待的是只要有新一代的年輕人願意投入,芬蘭將能夠面對新的變局。

(感謝兩位候選人提供照片給予本篇文章使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