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Wasiq

契機

自從因為攻讀碩士學位的原因搬到芬蘭住,就一直對芬蘭在地的選舉很有興趣。猶記2012年芬蘭總統選舉時,我跟朋友約在家裡一邊打牙祭一邊看開票呢。可能對一個在政治研究中打滾的人,對選舉有興趣可能是件很渾然天成的興趣吧?

說是「渾然天成」,但其實也沒有那麼渾然天成,記得幾年前在政治系大學部修課的時候,唯一修過關於選舉的課程,就是葛永光老師的政黨與選舉。可惜的是,那時候課程內容太多老師之獨白、考試取向多以死背為基礎,巴不得快點修完課、快點從背誦無感的憲政民主體制、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解脫。因為那時候我沒有考高普考的計畫,所以對於有設計好的標準答案、以死背國考答題取向(比如說,「有關政黨政治的功能,晚近有所謂「政黨沒落」之說,所指為何?」、「何謂「使命型政黨」?「掮客型政黨」?」、「杜佛傑定律為何?這個定律有何道理和問題?」、「請說明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政黨比例代表制與混合制三種選舉制度的特色,並且比較它們對於政黨制度、民意代表性與政府穩定的影響。」)的課程設計一點都不感興趣。我一度以為自己對政治選舉沒有緣由地冷感– 一直到住在芬蘭之後,對選舉政治的興趣才慢慢發展出來。這次我躬逢芬蘭的市議員選舉,就拿這個跟各位看官分享囉 ❤︎

IMG_6957
政治系老師門上貼的黑色幽默標語– 左一是Anne Berner,靠關係圖利的醜聞纏身,上面字玩諺語"hyvin suunniteltu on puoliksi tehty"(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的意思,暗示她做人不正;左二是前財長右派的Alexander Stubb,好笑的是上面芬蘭文寫「為了你的利益」,但背景卻是一堆公司財團的標誌,象徵到底是財團還是人民的利益傻傻分不清楚;右二是首相,用他所屬中央黨的logo但是把kuntoon變成epäkuntoon;右一是真芬蘭人黨的風雲人物Timo Soini(©Wasiq攝影)

三萬三中選九千?只因芬蘭參選門檻低

芬蘭的市議員選舉 (kuntavaalit),在台灣的脈絡下是地方民意代表選舉的層級。台灣2014年號稱最大規模地方層級選舉不過一萬九千人登記參選,人口只有台灣四分之一的芬蘭卻有三萬三千人登記參選地方選舉!到底為什麼呢?

芬蘭總共有295個自治市(若包括Åland的16個自治市就是311個自治市),每個自治市要選的議員數目依照市內人口分配,從13席到85席不等。人比較多的地方,市議員就選得多,像是赫爾辛基市(Helsinki)近60萬人要選85名市議員、埃斯堡市(Espoo)25萬人要選75名市議員、萬塔市(Vantaa)20萬人要選67名市議員;人比較少的地方,比如說薩米原住民地區,市議員就選得少,像是Enontekiö市1900個市民就選17名市議員而已。人多的地方競爭也相對激烈的多,像是赫爾辛基市就有1084個候選人、萬塔市有631個候選人(有關芬蘭自治市候選人數目與名字一覽請看Municipal Elections 2017)。

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競選呢?一方面是因為在芬蘭,市議員是一種象徵性有志為群眾服務的行業,它是一種榮譽職(luottamustehtävä),當選之後的市議員大多會繼續自己的本行,因為市議員薪水是每開一次會發一次,無法只靠市議員當本行。市議員每開一次會之一次薪水,根據芬蘭國家電視台YLE的報導,2009到2012年芬蘭市議員開會薪水看居民多寡,自治市少於2000人,平均每次會議的開會費不過37歐元,居民超過十萬人,每次開會176歐元。最高的開會費是人口最多的赫爾辛基,也不過是295歐元。

另一方面,跟台灣不一樣,在芬蘭參選的門檻很低:金額方面,完全不需要一毛錢,更不要說台灣的那種20萬元保證金。想參選,只要政黨提名,或是選區內的10個選民願意連署你就可以— 有些小的選區甚至只要三人連署就可以(參考法務部參選人資格與提名)。競選花費看每個人經濟能力,有些候選人財力雄厚,就自己去印製精美的競選文宣、做官方網站、組織選舉團隊等等,另外有些獨立參選的候選人沒有什麼額外經費,就靠小額捐款跟自己勤跑選區。我現在修一門系譜學分析(Genealogical Analysis)的課,跟我同個小組報告的同學奧拉就是左派聯盟(Vasemmistoliitto/Left Alliance)的候選人。她說她參選只需要付政黨幫他們拍照的照相費就好,其他的額外廣告就看自己需不需要。她的競選預算是1000歐元。

芬蘭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國家– 國土是台灣的九倍大,但是人口只有台灣的四分之一。簡直是除了大赫爾辛基區(包含赫爾辛基、萬塔、埃斯堡)、坦佩雷(Tampere)、土爾庫(Turku)、奧盧(Oulu)等幾個大城市以外,其他全部都是偏遠離島地區的意思。對於這種偏遠離島地區,人們住的很散,在選舉時如果政黨要出去造勢或是辦活動,在芬蘭真的又貴又不實際又沒有效益,所以幾乎沒有什麼大型又熱鬧的造勢活動。芬蘭選民大部分都是透過「選舉機」(vaalikone)來選價值跟自己速配的參選人。

不知要選誰?小測驗告訴你:選舉機

芬蘭的選舉機是一種「投票速配測驗」性質的應用程式,可說是一種叫做voting aid application (VAA)的設計。荷蘭的投票心理測驗(荷事生非有專文「荷蘭選舉面面觀(二):荷蘭版「市長給窺嗎」:投票心理測驗站」介紹)就是VAA的一種。這十年來,VAA因為越來越多選民在用,所以在歐洲國家的選舉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對歐洲的VAA角色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Voting Advice Applications in Europe: The State of the Art一書 )。我周圍的芬蘭老師、朋友和同事絕大部分都有用選舉機來當作他們投票的參考。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20.04.19
Yle芬蘭公共電視的選舉機介面(來源:Yle Vaalikone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20.04.51
赫爾辛基報的選舉機介面,五個圈圈最左邊是「完全不同意」,中間是「不清楚」,右邊是「完全同意」。(來源:赫爾辛基報選舉機

10秒看懂選舉機運作方式

  1. 選你所在的自治市
  2. 回答30到40個測驗問題(自治市選舉核心議題,包括學習、照護、預算花費、日常生活、家庭以及基本價值
  3. 參看與你價值相近的候選人一覽
  4. 點進去看候選人對個別議題的立場跟理由

這些選舉機測驗會先請你選你的選區,選好之後,然後請你回答30到40個測驗問題。問題包括的領域不外乎學習、照護、預算花費、日常生活、家庭以及基本價值。在最後選舉機會給你一串跟你答題上價值速配的候選人以及政黨,你可以在網站上點進去看之前也答題的這些候選人在議題上的立場,以及他們選擇這個立場的理由。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12.21.39
赫爾辛基報提供的選舉機的使用介面。(來源:赫爾辛基報選舉機

選舉機會問題一個問題,比如說像上圖的這題,說「我們應該要把公共健康醫療服務的費用全部取消」。在選擇的時候不會有任何記號,上圖是測驗結束之後,回去看我自己跟候選人比較時候地圖,橘色的點是候選人Katja的選擇,X是我的選擇。下面一行字是候選人的意見說明。

有些候選人完全不提供選擇的理由,但絕大部分的人或多或少會寫為什麼他們這樣認為。我印象蠻深刻的一題是問:

  • 自治市應不應該在學校提供一週至少一次全蔬食的營養午餐?

說實在,我還蠻驚訝營養午餐的菜單也可以進入民意代表選舉的政見裡面。另外也有一題我印象蠻深刻的,問說:

  • 傳統的價值— 家園、宗教信仰跟祖國—這樣的定位在政策的討論中是重要的

說實在一看就知道要是這題選「完全同意」,那速配結果就會得到一堆芬蘭人黨(True Finns, 芬蘭文 Perussuomalaiset,在2015年國會選舉中一片疑歐聲浪中崛起,是個高唱民族主義以及祖國芬蘭的民粹政黨)的候選人。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12.24.38
做完選舉機的測驗就可以把自己的測驗選擇,跟不同的候選人作比較。比如說我就在跟今年首次組織參選的女性主義黨的候選人Katja比較。從網路上,我可以看到他是編號628號、39歲、四技二專畢業、四個孩子的媽。(來源:赫爾辛基報選舉機

芬蘭選舉機測驗在大報章媒體都有提供,比如說芬蘭公共電視台、赫爾辛基郵報、各地區大報等等。在不同的選舉機做測驗,都會得到五花八門的速配候選人測驗結果,所以其實也不用太執著於測驗結果,把它當做心理測驗、參考參考就好。芬蘭一般選民通常會在選前做選舉機測驗,然後針對選舉機給的速配候選人去查查到底要在建議的裡面選哪個人。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11.52.54
芬蘭赫爾辛基報提供的選舉機測驗結果,給我一系列「最速配的政黨」,最速配(77%)是綠黨,最不速配(58%)的是自由黨。(來源:赫爾辛基報選舉機

選舉機,真的有用?

我覺得這不失一個有趣的選舉設計,但是芬蘭的選舉機測驗不提供英語版本,所以我就只能用芬蘭文一知半解做測驗;用芬蘭文做測驗的問題就是每個測驗通常要在一句話內說完很多複雜的事,所以它用的芬蘭文比較艱澀難懂,我得查兩三次的字典才得以知道到底這個測驗問題在問什麼。加上測驗問題本身可能用字不精準、或是用雙重否定的問問題方式,這樣讓答題起來比較困難。以赫爾辛基郵報的選舉機為例,我做完之後它給我了跟我價值最速配的政黨名單、我的價值座落在「自由-保守 x 右派-左派」的哪個象限(見下圖,"sinä"是芬蘭文「你」的意思)。

做完選舉機,我還是不太確定要選誰。因為這個選舉機測驗頂多只是讓我更確定我不會投哪些政黨— 擁抱財團想要私有化健康保險的右派政黨跟搞民粹的政黨;只是讓我知道我的價值跟哪些政黨比較接近— 綠黨、左派聯盟、女性主義政黨或社會民主黨。但是我還是不確定要怎麼從631個候選人中選出最合適的一個。

kantakaupungikuntavaalit2017
左派聯盟政黨的競選文宣,列出每個人的號碼、職業與學歷、一兩句話講清楚自己的政見。你找得到我的同學奧拉是哪一個嗎 :)?(source: Kantakaupunki)

與其選舉機,我覺得當面跟我互動的候選人,會讓我印象更深刻。比如說我的同學奧拉也沒有跟我特別強調她是候選人,是我看到她圍巾上面別了兩個胸針,好像是支持哪個候選人,一問之下發現就是她自己要選。我跟她說不好意思,我的戶籍不在赫爾辛基,她好像也沒有很在意的樣子。但她倒是很熱心建議我他們左派聯盟政黨在我住的萬塔區推出、可能跟我價值比較近似的兩個候選人:一個是泰裔的芬蘭年輕小伙子、另一個是支持殘障人士權益的輪椅鬥士。

IMG_6937
赫爾辛基東部大型購物商城itis前的芬蘭政黨為市議員選舉造勢攤位(©Wasiq攝影)

小結

作為一個有投票權的外國人,我得到的選舉資訊其實相當少-— 或許這個解釋了為什麼2012年芬蘭選民平均投票率是58.3%,但是有投票權的外國人投票率只有19.6%(更多請見芬蘭公視新聞)。我雖然住在萬塔,但是因為我自己就學跟大部分日子都是在赫爾辛基過,所以對於萬塔市的財政赤字、基礎設施、學校課程狀況都不是非常了解。我也去過家裡附近的圖書館問說是不是有跟選舉相關的講座或是活動可以參加,圖書館員左思右想半天,也只能建議我上網去法務部的選舉官網上找資料。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芬蘭多元文化越來越興盛,提供外國人的選舉資料也越來越多。芬蘭的多元文化聯盟(moniheli)為了促進外國人投票,從3月14日開始在芬蘭各地巡迴舉辦「大家的選舉:沒有人是局外人」(kaikkien vaalit),活動邀請各主要政黨候選人來跟選民面對面溝通。我時間無法配合萬塔市的那場,所以沒能出席。但是至少有看到促進住在芬蘭的外國居民的努力;芬蘭也因應越來越多學芬蘭文的移民/外國朋友,推出「簡明芬蘭語– 市議員選舉2017」(selkokeskus- kuntavaalit 2017)的選舉資料以及有字幕的競選短片提供像我這樣有一點點芬蘭文底子的外國人參考。

推出希望四年後的市議員選舉,芬蘭可以做得更周全、讓可以投票的外國人更能掌握動態 ❀

廣告

One thought on “芬蘭選舉哪裡不一樣? 政治系留學生帶你直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