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芬大PK之上課時間到啦!

文/Continyu

libaruary赫爾辛基大學圖書館(攝影:Continyu)

和其他作者稍有不同,芬蘭是我第二個留學的國家。第一個國家,是在人民性格截然不同的荷蘭。雖然說這說法可能帶有刻板印象的成分,但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確實芬蘭人以安靜、少話為特色;而荷蘭人也是頗符合大眾印象的開放、有話直說。我覺得,感受最直接的差異大概是搭公車。荷蘭公車司機會跟每位上車的乘客打招呼,乘客當然也會回禮。甚至非尖鋒時刻,也有不少乘客會在下車時,遠遠從後門向司機喊聲再見。芬蘭的司機呢,就是靜靜看著乘客上車這樣,幾乎不會和乘客有互動。倒是在荷兩年養成的習慣,讓我在芬蘭搭公車還是會忍不住跟司機點個頭。另一個感受明顯的,大概就是會不會在路上跟擦肩而過的人打招呼了。

風格迥異的文化,參與課堂時的感受當然也大不相同。既然難得有機會體驗不同風格的授課方式,當然要來分享一下啦! 不過,雖說以PK作為本文的標題,其實沒有真的要一較高下的意思。畢竟風格不同,各有其特色,適合不同類型的人。

 讀者或許會記得之前的文章,寫過遇到一位教學風格媲美哈利波特裡面魔法史教授的老師。很不幸的,在我短短一年的經驗裡,不論是老師還是演講的講者,機率實在是滿高的。不僅是語調沒有起伏,投影片的內容也是經常多到看不到重點。但如果因為這種講課風格而否決掉芬蘭的教學內容和品質,那就略嫌武斷了點。

在我那些"沉悶"的課程[1]體驗裡,其中一位是在他的研究領域中的第一把交椅。他教授的課程跟他的研究方法有關,而且不論助教還是學生都同意,該門課的內容在系上課程裡屬於高難度的課。如果靜下心來,認真聽他講課的內容,會發現他解釋的非常仔細。再配上他投影片——乍看之下字數多到看不到重點,事實上詳盡的解釋方法、意義和步驟——這位老師實際上將一個困難的主題講解的非常好懂。此外,據助教和系上較資深的同學說,老師每年都會根據前一年學生反饋的意見調整教學內容,以幫助學生更容易學習該門課。

另一個經驗,是在為期三天的夏季課程裡的一位芬蘭講者。該課程由數位來自不同國家的老師和研究員講課,而那位芬蘭講師平舖直述的風格,在其他國家講者們活潑的講課方式之中,顯得黯然失色。但如果單從講課的主題來看,她的講課內容反而是在那段夏季課程中,比較獨特的。

我個人是覺得這種授課風格的頻率高,除了跟他們個性有關之外,跟芬蘭語本身的特色更有關係。因為芬蘭語本身就沒什麼語調起伏,所以很多芬蘭人講的英文也是沒什麼抑揚頓挫。私下聊天的話。可能問題不大,但搬上講台,就會變成很容易讓學生走神的狀態了。不過我的芬蘭同學們都似乎蠻習慣這種風格。

我倒是覺得,芬蘭課程有個特色:很隨興,或者說很彈性吧。大概是學生少的關係,很多選修(甚至必修課)不是每年都開。很多選修課明明上限是20~25人,經常會只有兩三隻小貓來選。在台灣大概早就停開了,芬蘭的老師倒是非常怡然自得,還會說:「阿,既然只有兩三個人,那我們就不必照課綱走啦,來,學生A,說說你來這堂課想學到什麼,我們來看看怎麼調整上課方式。」如果很清楚自身學習目的的學生(比如說,很清楚修這門課是因為對正在進行中的論文題目有幫助),其實這種彈性可以讓學習更有效率。交報告取得學分的時間點亦是相當有彈性的,我修到的好幾堂課,雖然考試時間固定,但是報告倒是可以這學期交,或是下學期再交,甚至一年之內交都可以。反正你什麼時候把報告交上去,老師什麼時候給你成績。這在荷蘭基本上是相反的情況,每堂課的學生人數、課程內容、作業繳交期限、分數取得方式大概都是跟你選課前看到的課綱差不多,除了少數特殊目的的課程之外。就一個付學費的人角度而言,可能會覺得荷蘭是比較有制度性地在維持課程品質吧(當然,不可否認,還是有可能會遇到教不好的老師)。

wageningen-libaruary荷蘭瓦赫寧根大學圖書館(攝影:曾郁涵)

在課程風格上,不論講課/演講內容的好壞,單論教學和演講技巧來說,在荷蘭確實不太容易遇到讓人想睡的狀況,大部分的講課都算是活潑或是與台下有互動。以我自身經驗,碩士十門課,一門至少三位老師授課,再加上聆聽其他校內外的一些演講,遇到演講或教學技巧不佳到會引起學生私下批評的大概一隻手都數的出來。我不確定荷蘭的學校是否有針對老師的教學技巧作訓練或是篩選,但我在荷蘭的碩士學習過程,無形中就在磨練上台簡報的技巧。也許也因為我念的學校本身重視溝通,經常強調研究者應該要能把專業知識講到一般人聽得懂,我們學校除了有專門上課訓練上台簡報演講外,在部分課程裡的上台報告演練時,有些老師就會針對台風、講話方式和語調、投影片設計等給建議。不太清楚這是我念的學校獨有的現象,還是荷蘭學校的普遍現象。如果是後者,那倒是不太意外大多數的老師們課都講得還不錯。

至於課堂間師生互動的部分,我倒覺得荷芬兩者的差異不大。在芬蘭的課堂裡,雖然整體來說較平靜,學生有問題時仍然是會舉手發問,有時也是會激起小小的課堂討論。雖然可能頻率或是熱絡程度不及荷蘭,我仍覺得是有相當程度的雙向交流,而非老師單方面的講課。

(待續)

[1] 由於在荷蘭念的是碩士,為了讓內容有比較性,本文提到在芬蘭的修課經驗也都是我另外跑去修的碩士班課程,而非專開給博班學生的課。

廣告

1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