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倒地鈴

linea-borealis-4
據說是林奈最愛的花之Linnaea borealis,芬蘭名 Vanamo @攝於Lapland

談到植物分類學,最先令人聯想到的就是這門學科的祖師爺—卡爾.林奈,瑞典的動植物學家兼醫生。他一手創立的二名法家喻戶曉,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在繼續使用;想想我們青少年求學時期就要開始熟悉背誦的這個分類命名法則,看來林奈還真是遺毒不小貢獻頗大。

林奈出生於瑞典,就現在而言是芬蘭的隔壁國家;但在當時十八世紀的環境中,芬蘭是屬於瑞典王國。至少,有大一部分國土或有一段時期是啦~當時的芬蘭可是夾在瑞典與俄國這兩個強大的鄰居之間,所以國土常常被猛虎般的左鄰右舍佔領或割來讓去,這實在是小國的悲哀。好的再回到林奈~ 所以這位祖師爺在成長的期間逐漸成為植物學界泰斗,而他當然也會有很多的學生,其中有十七位學生被他稱為是”使徒”。就像耶穌的十二門徒會追隨著祂東奔西走或在各地協助傳教一樣,林奈的這十七位使徒學生們都是有去過世界其他地方到處蒐集各地動植物標本,並或多或少應用林奈分類系統在他們所蒐集來的物種上。其中一位使徒Pehr kalm就出生於芬蘭。他的野外採集地點是北美洲,旅途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並在北美洲待了兩年半左右,帶回很多植物標本與種子。Pehr kalm應該也很願意與老師分享他的蒐集吧~因為林奈對他這位學生很是滿意,曾在推薦信上提到”他是我有過的最好的學生”。並非每位學生都與林奈一直保持關係不錯,就有些使徒在旅行回來後不想轉讓辛苦蒐集的標本給老師而讓老師心生不滿,師生關係的議題在每個時代都會有的~~

而不只Pehr kalm,林奈另一位學生Johan Haartman也是在芬蘭出生。這位先生是醫療專業,曾在當時的圖爾庫皇家科學院(今赫爾辛基大學)主修醫學。圖爾庫地區在十八世紀時曾經瘧疾疫情很嚴重,Johan Haartman的相關研究和他所撰稿的平民化的瘧疾教戰手冊幫了當地不少忙,是芬蘭第一位瘧疾專家。其實林奈在剛開始時也是醫學教授,只是後來還是覺得植物比較有趣,才轉任植物學教授並以植物學家的身分而為世人所知。那麼,再說說他的另外一個學生Carl Fredrik Mennander,這是瑞典出生但是在圖爾庫地區擔任主教好長一段時間,曾在瑞典的烏普薩拉求學而認識林奈。除了以上提到的這些學生之外林奈也有好朋友,像是芬蘭主教Johannes Browallius,是神學家,同時也是物理學家與植物學家。這些與林奈親近的學生與好友,對於芬蘭自然方面的研究上有很大的貢獻,也可以說,由於這些親友團,林奈間接地對當時圖爾庫地區的學術環境產生很大的影響。

現在在赫爾辛基大學的市中心校區,主要教學樓的三樓就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博物館,陳列著大學建校三百多年以來的某些歷史片段。包括一部分關於林奈的介紹。博物館網站 http://www.museo.helsinki.fi/english/

p1120688s
關於林奈的介紹 @攝於赫大博物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